當前位置:首頁 » 比特幣問答 » 比特幣辯論支持

比特幣辯論支持

發布時間: 2022-01-27 17:33:08

❶ 安哥拉挖比特幣合法

具體看安哥拉規定。如果安哥拉沒有交易平台,你只能把安哥拉貨幣兌換成美元,然後在一些國際貿易平台上購買。 比特幣是一種以P2P形式的虛擬加密數字貨幣。 它是根據特定的計算機演算法進行大量的計算而生成的,利用P2P的分散特性,使用整個P2P網路中多個節點組成的分布式資料庫來確認和記錄所有的事務行為。 同時,它使用密碼學進行數字加密,以確保所有貨幣流通環節的安全。 P2P的分散特性和演算法可以保證製造大量比特幣不能人為地操縱貨幣價值。 基於加密的設計只能讓比特幣真正的所有者轉移或支付,確保貨幣所有權和流通交易的匿名性。
拓展資料:
1. 比特幣與其他虛擬貨幣的最大區別在於,比特幣的總數量非常有限,而且稀缺性很強。因此,比特幣也用於跨境貿易、支付、匯款等領域。 比特幣的概念是由中本於2008年11月1日首次提出的,並於2009年1月3日正式誕生。 根據中本聰的思想,設計和發布開源軟體,並在其上構建P2P網路。 比特幣是一種P2P數字貨幣。 比特幣的交易記錄是公開和透明的。 點到點傳輸是指分散的支付系統。 與大多數貨幣不同,比特幣不是由特定的貨幣機構發行的。 它是通過大量的計算根據特定的演算法生成的。 比特幣經濟利用整個P2P網路中多個節點組成的分布式資料庫來確認和記錄所有交易行為,並利用加密設計來保證所有貨幣流通環節的安全。 P2P的分散特性和演算法可以保證製造大量比特幣不能人為地操縱貨幣價值。 基於加密的設計只能讓比特幣只由真正的所有者轉移或支付。 這也確保了貨幣所有權和流通交易的匿名性。 比特幣的總數非常有限,而且非常稀缺。
2. 貨幣體系在4年內不超過1050萬,總量將永久限制在2100萬。 2021年6月,薩爾瓦多通過了薩爾瓦多比特幣法案,該法案在該國成為比特幣法定貨幣。 9月7日,比特幣正式成為薩爾瓦多的合法貨幣,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授予數字貨幣法律地位的國家。 2021年9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通知,進一步防範和處理虛擬貨幣交易中的投機風險。 該通告指出,虛擬貨幣與合法貨幣的法律地位不相同。 2021年11月9日,比特幣超過67000美元,市值超過3億美元。 每當比特幣進入主流媒體的視野時,主流媒體總是會要求一些主流經濟學家分析比特幣。 之前,這些分析總是關注比特幣是否是一個騙局。 今天的分析總是關注比特幣在未來能否成為主流貨幣。 這場辯論的焦點往往集中在比特幣的通縮特徵上。

❷ 什麼是BCH比特幣現金

比特幣(Bitcoin)的概念最初由中本聰在2008年11月1日提出,並於2009年1月3日正式誕生。根據中本聰的思路設計發布的開源軟體以及建構其上的P2P網路。比特幣是一種P2P形式的虛擬的加密數字貨幣。點對點的傳輸意味著一個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統。

比特幣(BTC)是目前世界上最受追捧的數字貨幣,2017年8月1日發生分差,在一個「硬叉」的事件中,誕生了一種被稱為比特幣現金(BCH)的新數字貨幣。

由於版本切換,比特幣區塊鏈被分叉至兩條獨立的區塊鏈。在分叉前擁有比特幣的所有人都有權獲得相同數量的「比特幣現金」代幣,類似於股票中的股息派發。

比特幣現金(BCH)是由一小部分比特幣開發者推出的不同配置的新版比特幣,是一種新型的區塊鏈資產。在2017年8月1日,比特幣現金開始挖礦,每個比特幣投資者的賬戶上將出現與比特幣數量等量的比特幣現金(BCH)。

(2)比特幣辯論支持擴展閱讀

貨幣特徵

去中心化:比特幣是第一種分布式的虛擬貨幣,整個網路由用戶構成,沒有中央銀行。去中心化是比特幣安全與自由的保證 。

全世界流通:比特幣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聯網的電腦上管理。不管身處何方,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購買、出售或收取比特幣。

專屬所有權:操控比特幣需要私鑰,它可以被隔離保存在任何存儲介質。除了用戶自己之外無人可以獲取。

低交易費用:可以免費匯出比特幣,但最終對每筆交易將收取約1比特分的交易費以確保交易更快執行。

無隱藏成本:作為由A到B的支付手段,比特幣沒有繁瑣的額度與手續限制。知道對方比特幣地址就可以進行支付。

跨平台挖掘:用戶可以在眾多平台上發掘不同硬體的計算能力。

參考資料來源:

網路-比特幣

❸ 比特幣為什麼要進行分叉

在區塊鏈和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的討論中,我們經常聽到 「分叉」 這個詞,那麼到底什麼是分叉呢?分叉又會有什麼影響呢?

區塊鏈

在說分叉之前,先普及一點區塊鏈的小知識,這樣更容易幫助我們理解分叉是什麼(如果你對區塊鏈一點概念也沒有,歡迎翻閱我以前的文章,都是些通俗的話語幫你了解什麼是區塊鏈)。

區塊鏈,顧名思義,就是由區塊組成的鏈條,當然這種鏈條只是一個形象比喻,說白了就是數據區塊有序地連接起來。在比特幣中,區塊中存放的是比特幣的交易記錄,區塊的大小和交易記錄所佔用的空間決定了一個區塊能存放多少交易記錄。這些交易記錄被打包到區塊中,然後區塊一個個相連就構成了區塊鏈。

為什麼要分叉

我們知道,比特幣軟體像其他軟體一樣,需要定期更新和修改,以便讓他更好。所以新的版本就會出現,但是由於不是所有人都即使下載了新版本,所以有個礦工就運行了舊版本,有的則運行了新版本,那麼一旦新舊版本不兼容的話,區塊鏈就會分叉。因為因版本的區塊和舊版本的區塊可能存在差異,所以他們不能被連接到同一個區塊鏈上,所以就會出現兩條鏈,甚至多條鏈,這就是分叉。

軟分叉

軟分叉指的是,當新共識規則發布後,沒有升級的節點會因為不知道新共識規則下,而生產不合法的區塊,就會產生臨時性分叉。這種分叉會隨著節點的升級而逐漸修復。

硬分叉

硬分叉指的是,區塊鏈發生永久性分歧,在新共識規則發布後,部分沒有升級的節點無法驗證已經升級的節點生產的區塊,通常硬叉就會發生。所以,在數字貨幣領域,硬分叉往往導致新的幣種出現。例如以太坊的硬分叉就導致了 ETH的出現。

原文:什麼是分叉?什麼是比特幣分叉?

❹ 辯論半天比特幣和黃金哪個更值錢

黃金,金本位制而且是硬通貨。但是升值目前來看不會超過比特幣,但是保值。

❺ 比特幣為什麼要進行分叉

核心開發人員Mike Hearn:比特幣為什麼要進行分叉
2015-08-17 09:17:38 瀏覽量: 關鍵詞:Mike

相關閱讀:Mike Hearn:企業內部矛盾阻礙了谷歌接受比特幣

是的,它來了。社區開始分離,比特幣將要分叉:包括軟體,或許還有區塊鏈。分裂的雙方分別是比特幣核心Bitcoin Core以及基於其同一程序的微變種程序,稱之為Bitcoin XT。北京時間8月16日,現在已有了一個完整版本的Bitcoin XT。

這樣的分叉此前從未發生過。我想從 Bitcoin XT開發者的角度來解釋這個東西:並不能說這沒有經過足夠的溝通。

比特幣分叉,這一話題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好奇,所以,這篇文章是寫給普通讀者的。它不會涉及到以前所爭論的知識。

創始版本的比特幣,是由中本聰精心布置的,一直都是非常清晰的。爭議是關於增長的問題。2008年的時候,他回答了第一個關於比特幣的設計問題,他說:

Visa在2008年財年處理了370億筆交易,即平均每天1億筆交易。如此多的交易,需要的帶寬為100GB = 12部DVD或者2部HD品質電影大小的帶寬=當前價格約18美元的帶寬。

假設比特幣網路達到這種大小的規模,這需要數年的時間,到那時,通過互聯網發送2部HD電影,可能不再是什麼大額交易。

在那個時候,關於比特幣的擴容問題,他(中本聰)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要厭煩。他的計劃是,讓比特幣從一開始就變得流行,他知道這種成功,會改變人們如何去使用他的系統。在2010年的時候,他說:「我們將(區塊鏈)文件保持盡可能小的狀態,這樣做是好的。

最終的解決方案將不在乎它(區塊鏈文件)變得有多大。

但是現在,趁它還小,將它保持在小的狀態,那麼新用戶的成長會更快。當我最終實現純客戶端模式時(client-only mode),那麼它就不再是問題了。

2011年,我通過一系列的計算,詳細擴充了中本聰的擴容直覺:如果比特幣變得如此受歡迎,它會完全取代VISA嗎?答案為,他的計劃是可信的 —— 除了一台計算機,你不再需要任何其他的東西,即使是有這么大的流量。在他離開之前,我還實施了他所談到的模式。

是中本聰的計劃讓我們聚在了一起。它已經改變了全球各地成千上萬人的生活。我們中有一些人放棄了自己的工作,其他人給這個項目奉獻了自己的業余時間,還有人還成立了公司,甚至在世界各地遊走。這是一個普通老百姓,能夠通過區塊鏈來完成互相支付的想法,並創建了這個全球性的社區。

這就是我所簽署的願景,這也是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簽署的願景,這是千千萬萬開發者、初創公司創始人、傳道者以及世界各地用戶簽署的願景。

而這一願景現在正處於危險之中。近幾個月來,關於比特幣,很明顯有一小群人有著完全不同的計劃。這些人從未真正理解過中本聰的意圖,因為他們擔心成功,如果這項技術從未被改善,如果人們不能在他們的家庭計算機上運行比特幣?這豈不是讓比特幣離去中心化越來越遠,越來越像銀行業?如果人們開始依賴於比特幣,即使它是不完美的?

現在,中本聰選擇了消失,而他們想要作出重大改變:大幅上升交易費用,結束對移動P2P錢包的支持,放棄未經證實的交易,以及很多在項目創始文件中,未曾有過的東西。

所謂的,即將被推為中本聰設計的替代品—— 「閃電網路」(Lightning network),它並不存在。白皮書描述說它是在今年早些時候公布的,如果它得以實現,這將是一個和我們所知,所愛的比特幣,巨大的背離。在眾多區別中挑選出一個,比特幣地址便是行不通的。它們會被替換成什麼,還尚未被制定出來(因為沒有人知道)。還有許多其他令人吃驚的陷阱,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它最終會生產出些什麼,能夠讓我們現有的比特幣網路更好?現在仍是極不清楚的。

自由市場發生了什麼?

從理論上講,這一切都不應該是一個問題。閃電網路建立在區塊鏈之上,但它要實現最好的功能,需要一個相當瑣碎的升級過程。當然,人們願意去探索這個方向,這完全是可以的。如果他們建立的工作,要比現有普通的比特幣網路要好,那麼市場會選擇他們的方式,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於他們也是公平的競爭!比特幣當前的設計,對於支付來說不太可能是最後的版本。這是一種合理的想像,有一天它會在競爭中被淘汰,或者被別的一些東西所增強。

但是我們的這個系統,今天它在工作著,它有一個生態系統,它有開發者、交易所、錢包、ATM機,書籍、應用程序、會議,並且已經有很多人已經學會了它是如何工作的。

如果有一個自由選擇的話,人們會決定遷移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系統中去么?

我們不知道,而正在推動這些東西的那些人,不想讓市場來作出決定,這就是發生了什麼問題。

在很久很久以前,中本聰設立了一個臨時的「雜牌組裝電腦」:他限制了每個區塊的大小上限為1 MB。他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在初期時候將區塊鏈保持在小的狀態,直到我們現在稱之為SPV錢包的創立(也就是中本聰所說的『client only mode』)。正如上面談到的,當時機到來,就可以對它進行調整,從未說過它就是永久性的。在最後,它就變得無關緊要了。我在2011年時,和我尊敬的同事Andreas Schildbach一起,寫了第一個SPV工具,我們一起建立了第一個,也是目前最流行的Android錢包。從那時起,SPV錢包開始用於各大平台。因此,中本聰對於這一臨時限制的原因,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解決了。

隨著比特幣不斷的壯大,它的區塊也在不斷變大。合理的流量預測顯示,區塊將在明年某個時候達到當前系統的限制,最遲將在2017年。而另一個泡沫或壓力周期,會迫使我們在此之前就超過這一極限,那麼其結果可能就不漂亮了。

所以,現在是時候提高上限了,或者說完全將其刪除。這就是我們的計劃,而問題開始的地方:那些不願見到比特幣擴容的人,已經決定推遲這一過程。他們看到了一個美好的,一次性的機會,強行將比特幣預定的路徑,轉移到完全不同的技術軌跡當中。他們不知道這種替代性的設計會是什麼,當然也還沒有建立它。但是,這並不重要。他們認為,通過對區塊鏈成長的阻斷,可以「激勵」(即強迫)比特幣社區切換到不同的東西中去,一些更符合他們個人技術口味的東西。

為什麼要限制區塊鏈?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太多地闡述對這些人的觀點,或者他們是誰。我覺得在這篇文章中指名道姓,是件十分費時費力的事情,而最終似乎也是徒然的。想必那些關心這件事情的人,也已經知道了,而那些不知道的,也認不出參與這件事的人。

我只想說,他們是極少數擁有比特幣核心代碼庫訪問權的人,或者是那些被他們的論據所說服的人。

因此,我們在這里不再討論這些爭辯,這已經有了太多。每一個人所提出的問題,加文和我都寫了文章對它們進行分析,來反駁他們。有時答案是些常識,有些則會更深入,需要更多的工作,比如說網路模擬試驗。

要了解這些爭議最佳的地方是在加文的博客。我希望能夠找到一個類似反駁加文觀點的意見集合鏈接,但是一個都沒有。

總結下漫長而辛苦的辯論當中,幾個不同的反對群體:

如果比特幣臨近這一極限了,我們會被刺激去創造出更好的東西。
限制應該提高,但是還沒准備好(實際時間未指定)。
如果比特幣擴容了,比特幣會變得更加中心化,那麼它就不再是比特幣了。
另外一些人:如果你支持的異議沒有在上面列出,請查看加文的博客然後找到它的答案。

第一點可能有一天會成為現實,但是與紙上談兵的理論體系,並沒有什麼可比性。但是沒有人看到過任何桌上的替代解決方案後,會認為它們能夠在12個月之內實現,(例如,看到最後一段的另一個例子)……即使假設它們是更好的。這也是一個涅盤謬誤的例子:

涅盤謬誤是指,相比較實際的東西,一些不現實、理想化的替代品的非正式謬誤的名稱。它也可以指傾向去認為,針對一個特定的問題,有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因此也被稱為完美主義謬誤。
通過創建一個摹造的二分法,以針對眼下的一種選擇,這顯然是有利的。但同時也是完全難以置信的。使用涅盤謬誤的人可以攻擊任何的反對想法,因為它是不完美的。根據這一謬誤,選擇就並非是在真實世界的解決方案之間。一種是現實主義可完成的方案,而另一種是不切實際解決方案,這是兩者之間「誰更好」的選擇。

針對第二個反對意見的回答,是過於模糊了。有理由相信,每一個比特幣節點的全面升級,可能需要一年的時間,而實際比特幣網路容量過載會引起嚴重的破壞。我們真的應該在此之前就做好准備。比特幣開發郵件列表中,有兩人有專業的容量計劃經驗,而他們都認為這一進程必須立即開始。而將其推遲到一些不確定的未來,並不是一個健全的工程。

最後一點是最麻煩的,也是至今最有爭議的一點。它基於兩個假設:

如果比特幣能夠成長,它會成長,而且成長的速度會快於降低成本的技術進步。

比特幣網路如果是微小的,但從抽象的意義上來說,它會比一個成功的,全球性的比特幣網路更「去中心化」。
如果比特幣的網路是非常引人注目的,那麼大家對它的需求將是無限的:我可以停止改善我的軟體,然後去等待比特幣價格的上漲,然後變得富有。而回到當前存在的比特幣,它還處在激烈的競爭市場當中。成長並不是上帝賦予的權力。每一個用戶都需要去付出努力,說服每一個人也都要花費時間。比特幣目前正在不斷成長,但僅僅是以輕柔的腳步前進。我希望我可以自信地說,未來運行一個完整節點的成本會上升:這將意味著,我們的成功是超越了整個硬體行業的共同成果。那麼這個行業將是驚人的:2007年iPhone面世,它的成本為500美元,僅七年之後,新出現的P9智能手機,其售價僅為30美元,而它匹備了iPhone的每一個功能,並且還顯著地超越了。

而第二個假設,也就擊中了爭議的核心部分:比特幣是否該成長,即使其結果是修改了網路的結構?

當前的系統中,每一個用戶都是一個網路節點,但這並非意味著它們就是系統大規模後所需的節點,這就好比是每一個新聞組用戶去運行他們自己的NNTP伺服器一樣,這種設計使得用戶就僅僅是用戶。
- 中本聰,2010年7月

對於這個問題,比特幣這個項目的創始人給出了一個明確的回答 —— YES

至今,我們一直在做這個計劃。試著將這個問題的答案改為NO,不僅違反了比特幣的社會契約,也違背了社區很多人的意願。

那些真的相信一個über利基市場貨幣會更好的人,應該去創建一個限制區塊鏈大小的競爭幣。

優柔寡斷

為什麼這次糾紛不能以更文明的方式解決,而是要徹底分裂?

簡單地說,關於比特幣核心決策過程的決議,已經破裂。

從理論上來講,和所有開源的項目一樣,核心都會有「維護者」。維護人員的工作是引導這個項目,什麼該發生,什麼不該發生。維護者就是boss。一個好的維護者需要收集反饋意見,權衡爭論,然後作出決定。但是,在比特幣核心區塊大小的爭論問題上,已經被拖延了幾年之久。

問題是,任何改變,無論有多麼明顯,如果它成為了「爭議」,那它就可以完全被否決 。由於有五個維護者,而其他許多非維護者也可以進行「爭議」,這已經形成了一個僵局。事實上,塊大小從來不是永久性的,這已經不再是重要的事實:而刪除塊大小限制本身,才是要爭論的東西。這就像一個沒有主席的委員會,會議永遠都不會結束。引述一位維護者的話就是,「比特幣需要一個領導者,就好像魚需要自行車。」

那麼其他人呢?

對於這個問題,更廣泛的社區絕對是不感興趣的。

提高區塊大小的提議,得到了以下這些人,以及其他人的支持:

最流行的iOS以及Android比特幣錢包的開發者,以及最流行的web錢包之一的開發者。這些錢包有著數百萬的用戶。

幾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

兩家最大的第三方支付處理商,占據了第三方支付市場的絕大部分。

幾個主要的礦池,包括所有的中國礦池。

五大比特幣核心維護者中的兩位(Gavin以及Jeff)。

在線論壇的用戶投票顯示,大約75%-80%的人支持擴容。

這份名單還遠遠沒有完成。許多生態系統中的關鍵人物,還沒有公開發表過評論,但是已在私下對Gavin和我表示了支持。

所以,加文和我做的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如果我們不進行這次變化,其他人也是會的。

那些推動1MB區塊的人,是如何回應所有人的?

他們沒有,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被要求回答過他們的觀點。引述比特幣核心社區一位有影響力成員的話:

「順便說一句,使用公司作為一個傳聲筒是有風險的,你可能得到的是共識性的誤導意見。」
公司可以說代表了比特幣世界中最熱情,最投入以及最有技術的那群人。它們提供了重要的基礎設施,然而,創建它們的人的意見,可以被認為是「誤導協商一致的」。

錢包開發者呢?他們對於用戶每一天的需求,接觸是最多的。

不要去問,他們會在什麼時候發聲了,這沒有什麼意義,他們的意見是無關緊要的。

這並不奇怪: 越來越清晰的是,比特幣核心社區經常提到的「共識」,其真正的含義只是少數幾個人的意見,不管社區外的別人怎麼想,他們又做了哪些工作,或者他們的產品有多少用戶。

換句話說,「開發者共識」是市場營銷,羊毛遮住了比特幣用戶的眼睛,讓他們的眼睛變得盲目:只需兩三個人行動一致,就可以用他們認為合適的方式,來改變比特幣。

他們有意識到,大量關鍵人物的反對意見么?沒有,再次引用其中一位維護者的話語:

關於這點,加文在比特幣核心技術社區,幾乎是獨自一人。我公司有很多人都在關心,影響比特幣作為去中心化系統生存力的是,關於這個產品的這些擔心,絕大多數是在技術社區進行解決的。
如果說,你把那些建立比特幣生態系統廣大工程師們歸類為「非技術人員」,那麼它才是為真的。

如何解決爭吵?

顯然,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了。溝通已經破裂了,雙方都覺得自己是在保護比特幣的去中心化,都認為自己是比特幣真正的願景。社區已經分開了。

這里留下了最後一個解決爭端的機制。我們可以做一個修正版的軟體,通過常規的鏈分叉邏輯,來讓礦工進行投票表決,是否進行升級。如果大多數升級到最新的版本,並產生一個大於1MB的塊,少數人會拒絕它,把它放到並行鏈上。而要返回同步網路的其餘部分,他們將不得不接受分叉,支持這種系統。如果多數人選擇不升級,那麼分叉就永遠都不會發生,1MB限制將繼續保留。

似乎所有的參與者都應該支持這種做法:顯然,共識已經無法通過正常機制達成,因此進行一次類似表決的行為,應該是取得進展的好辦法。

下面是最後的分歧,也是最致命的根源。

5個比特幣核心維護者,Gavin和Jeff 支持分叉,但是其他三位認為,任何有爭議的硬分叉是不可想像,瘋狂,魯莽的,永遠都不應該發生,這會嚴重損害比特幣,甚至可能是致命的。如果他們中有任何一個是贊成通過分叉解決問題的,我也就不會看到他們這樣的表達。

我們堅決不同意這樣的評價。我們不認為鏈如果出現分叉,天就會掉下來。我們認為小區塊鏈的人會選擇升級,然後繼續在大區塊鏈上活動。他們會有足夠的時間去了解關於這次變化,並做好准備。當然,這對於喜歡或者不喜歡硬分叉的比特幣核心開發者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他們總是堅決地反對著。

總之,他們認為,限制他們的唯一機制永遠都不應該被使用(指算力投票)。

我不認為這是一種偶然現象,但它確實是這樣的。他們的觀點是,對於他們的決定,不應該有任何的替代觀點。任何反對他們的,不管是什麼原因,應該被永遠封殺…那麼比特幣就成了他們的玩具。

這種狀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比特幣核心項目已經表明,它不能進行改造,所以它(舊鏈)必須要被放棄。

這就是為什麼比特幣要分叉。

❻ 比特幣暴跌30%,它是投資品還是投機品

雖然許多投資者都渴望獲得十倍增長的輝煌時光,但比特幣的長期調整意味著高價賣出的投機者正在 出局,至少現在看來是這樣的。投機仍然是加密貨幣市場的一部分(它無處不在),但數量遠低於幾 個月前。就像20世紀末網路泡沫時期的情況一樣,許多獲得數十億美元估值的密碼資產並不能從純粹 的基礎角度來看。bt110
在撰寫本文時,只有19種加密貨幣的估值為10億美元或更多。這一數字在今年年初高得多,因為代幣 的投機達到歷史新高。bt110

❼ 幣行比特幣平收 以太坊空頭不變

根據國內知名的數字資產交易平台OKCoin幣行的數據顯示,比特幣昨天(7月30日)價格大部分交易時段呈窄幅震盪盤整態勢運行,開市後至亞市午盤波動區間不足300點,隨後時段稍有擴大,至收盤基本以平盤報收。截止今日發稿前,價格仍在昨日收盤價區域運行,最新交投於18550附近。


OKCoin幣行分析師稱,日內來看,4小時級別,均線系統(5、10、20)處於粘合偏空的狀態運行,並且M60再次對價格產生壓製作用,MACD指標零軸下方弱勢區域運行,本級別偏空格局不改;1小時級別,價格昨日反彈並未有效上破1410一線的多空分水嶺,當前價格在回落中有放量現象。

綜上所述,由於價格昨日的大幅反彈並未有效扭轉空頭局勢,並且當下價格已經再顯頹勢,所以依然不能對後市太過樂觀,繼續保持謹慎的觀望態度。日內多空分水嶺繼續關注1410一線,未對此價格實現放量上破前不追漲,下方支撐關注前低1030—1080區間,價格首次回落至此區間出現止跌跡象可輕倉短線參與反彈,嚴格止損。

行業方面,《紐約時報》近日發表文章稱,在過去的兩年裡,不同派系一直在為控制比特幣及其全球計算機和支持網路而激烈競爭。現在,其中一個主要陣營准備脫離比特幣,並創造一個與之競爭的版本——「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一些大多來自亞洲的投資者和企業家已宣布了一項計劃,將在下周開始創建一種虛擬貨幣,並將其稱為比特幣現金(BitcoinCash)。

對比特幣應該是什麼,各界長期爭吵不休。該計劃將終結這一爭吵,讓各方分道揚鑣,並導致兩種使用比特幣這個名字、但相互競爭的虛擬貨幣。許多最初對比特幣背後的獨特技術感到興奮的人,已經在利用該技術所具有的公開、開源的特性,創造了他們自己的新虛擬貨幣,如Ethereum、Ripple,以及Litecoin。這些其他的系統使用了與比特幣不同的規則,其中一些強調更為快捷和復雜,另一些則更專注於匿名性和安全性。

雖然比特幣現金下周才會出現,但少數交易所已經開始交易與比特幣現金的預期價格相關的期貨合約。周二,比特幣現金的交易價在450美元左右,遠低於普通比特幣2600美元的價格。比特幣現金出來後,每個現在持有比特幣的人都能得到等量的比特幣現金,但那之後,這兩個系統將分道揚鑣。

在未來幾周里,辯論各方的比特幣愛好者們將會密切關注哪些比特幣公司將為想持有、交易和開采比特幣現金的人提供支持。

❽ 你現在(2014年3月30日)如何看待比特幣

前一陣子某一著名人士,也對比特幣發表了一些自己的言論,他在微博里記錄了這么一件事,「我一個北大長我一屆的老哥們兒,幾年前和他一個同學一起以幾毛錢一個的價格,買了兩萬個比特幣,當時他倆為防對方單獨買賣,設計了一個復雜的密碼,兩人各記一半,只有兩人一起輸密碼才能登錄。結果去年他的同學去國外旅遊出車禍去世了。今天比特幣漲到了19340美元一個。他以半百高齡又去創業了。」

廣泛關注

無論是比特幣、比特幣、比特幣,還是其他「加密貨幣」,2017年的繁榮都受到了廣泛關注。有人看起來很好,有人看起來很糟糕。在更深層次上,主要原因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內在價值的兩極分化。若肯定「虛擬貨幣」的價值,在監管上會更傾向於包容,投資者也更加熱情;

若認為「虛擬貨幣」沒有切實的價值,在監管上則會傾向於嚴格監管,而投資者也會嗤之以鼻。

❾ 比特幣是龐氏騙局嗎

不是,但好像也很難簡單幾句解釋,下面這篇 ARK 的文章一起研究一下吧

揭穿常見的比特幣神話

比特幣自創立以來已超過11年,正努力獲得廣泛的機構認可。盡管建設性的批評是健康的,但ARK認為,一些有影響力的金融研究機構正在根據陳舊的信息,前後不一致的論點和有缺陷的分析來駁斥比特幣。

鑒於高盛(Goldman Sachs)最近對比特幣的立場,ARK正在重新考慮最普遍的誤解,這影響了其接受度。我們期待參與有關比特幣的健康和教育性辯論,以及我們認為比特幣在多元化投資組合中應發揮的重要作用。

ARK認為,一些有影響力的金融研究機構正在根據過時的信息,前後不一致的論點和有缺陷的分析來駁斥比特幣。

聲明:比特幣波動太大,無法充當價值存儲。反訴
:比特幣的波動性突出了其貨幣政策的信譽。

批評人士經常指出,比特幣的波動性是「價值存儲交易破壞者」。為什麼有人會想將資產的價格存儲在每日價格如此劇烈的波動中?

我們認為,這些批評家不理解為什麼比特幣會波動,為什麼比特幣的波動性可能會降低。

比特幣的波動雖然分散了反對者評估其作為價值存儲工具的作用的注意力,但實際上卻突顯了其貨幣政策的信譽。不可能的三位一體是宏觀經濟政策的兩難選擇。如下圖所示,三難困境假設,制定貨幣目標時,決策者可以滿足三個目標中的兩個,而不是三個,因為第三個目標與前兩個目標中的一個相反。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

三難三角形的每一側都是彼此排斥的。例如,選擇固定匯率並允許資本自由流動的貨幣當局無法控制貨幣供應量的增長。同樣,選擇固定匯率和控制貨幣的貨幣當局不能容納資本的自由流動,選擇容納資本的自由流動和控制貨幣供應的貨幣當局也不能確定匯率。

基於三難困境,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波動是比特幣貨幣政策的自然結果。與現代中央銀行相反,它沒有優先考慮匯率穩定性。相反,基於貨幣的數量規則,比特幣限制了貨幣供應量的增長,並允許資本的自由流動,放棄了穩定的匯率。結果,比特幣的價格是需求相對於其供應的函數。它的波動性不足為奇。

也就是說,隨著時間的流逝,比特幣的波動性正在減小,如下所示。隨著採用率的提高,對比特幣的邊際需求應占其總網路價值的較小比例,從而減少價格波動的幅度。在所有其他條件相等的情況下,例如,具有100億美元的市值或網路價值的10億美元的新需求,對比特幣的價格的影響應大於具有1000億美元的網路價值的10億美元的新需求。重要的是,我們認為波動性不應排除比特幣作為價值存儲的主要原因,主要是因為它通常與價格的大幅上漲同時發生。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資料來源:Coinmetrics

長期以來,比特幣的購買力已大大提高。例如,自2011年以來,比特幣的價格以每年約200%的復合速度增長,盡管發生了年內重大變動,但自2014年以來,比特幣的價格按年最低價逐年升值。的一年。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資料來源:Coinmetrics

聲稱:比特幣泡沫中。反訴
:比特幣是全球貨幣角色的競爭者。

像努里爾·魯比尼(Nouriel Roubini)這樣的一些經濟學家認為,比特幣處於泡沫之中,會突然消失。推理路線是,比特幣沒有內在價值,它的升值取決於投機行為,例如一場熱土豆或鬱金香游戲,以及「更大的傻瓜」願意支付更高的價格。他們認為,比特幣不是可投資資產。

我們認為,這種說法消除了比特幣隨著時間積累價值的原因。沒錯,比特幣的行為不像傳統的可投資資產。[1]權益價值通過折現預期現金流量確定。鑒於基於增長和/或投資資本收益的未來現金流量較高,股票獨立於股東基礎而升值。

然而,諸如比特幣之類的貨幣資產是非生產性的,其升值取決於其隨著時間的推移如何有效地保持或提高價值。從某種意義上說,價值主張是循環的:貨幣資產會隨著更多人的需求而升值,而如果它是有效的貨幣資產,就會有更多的人對其求值。換句話說,「金錢是一種共同的幻想」和「金錢是有價值的,因為別人認為它是有價值的」。

聲稱貨幣的價值完全取決於共同的幻覺,然而,這表明貨幣的形式是任意的。實際上,根據貨幣歷史,最常見和可持續的貨幣具有維持其需求的質量。例如,幾千年來,由於其稀缺性,可替代性和耐用性,經濟學家已經將黃金視為最成功的貨幣形式。

我們認為比特幣通常被稱為數字黃金,它不僅具有許多黃金的特徵,而且還可以改善它們。比特幣雖然稀少耐用,但也具有可分割性,可驗證性,可移植性和可轉讓性,其一系列的貨幣特徵賦予了卓越的效用,有可能推動需求,並認為它即使不是優越的也適合全球數字貨幣的作用。

我們認為,作為首批全球數字貨幣的合適競爭者,比特幣至少應吸引與黃金相似的需求。然而,與聲稱處於巨大泡沫中的說法相反,比特幣的網路價值(或市值)不到黃金的2%,如下所示。

預測本質上是受限制的,因此不能依賴。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資料來源:Coinmetrics

聲明:比特幣將失去「叉子」和數字副本的價值。反訴
:比特幣的價值不能僅通過軟體來復制。

在數字領域,商品是無形的,可以很容易地復制而不會破壞原始商品。個人可以在保留原始副本的同時,例如通過電子郵件廣泛發送Word文檔。同樣,成千上萬的人可以同時且重復地聽一首歌,實際上提高了原著的價值,尤其是當其他詞曲作者模仿其獨特聲音時。

比特幣的軟體也不例外。它是免費和開源的。個人可以復制軟體,「創建網路分支」並創建自己的版本。然而,持懷疑態度的人仍然質疑,如果比特幣基於可以無限復制的開源軟體,那麼比特幣將如何稀缺?

首先,分叉比特幣網路不會創建新的比特幣單位,就像膨脹委內瑞拉玻利瓦爾不會給美國貨幣基礎增加美元一樣。相反,分叉比特幣會創建一個具有新單位或硬幣的新網路。雖然現有的比特幣持有者有權使用新的硬幣,但分叉的網路在一組由唯一利益相關者支持的獨立規則下運作。開源軟體不會稀釋原始網路的貨幣供應量,它不僅鼓勵廉價的實驗和新的網路,而且還鼓勵新的代幣和競爭激烈的市場。

比特幣的稀缺性對其網路至關重要。如今,比特幣的數量已達到1800萬個,以數學方式計量後達到2100萬個,如下所示。每個比特幣一次鏈接到一個錢包,並且不能被復制。重要的是,控制用戶比特幣的唯一方法是可以訪問其關聯的私鑰。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資料來源:Coinmetrics

那麼,當它分叉時,是什麼讓比特幣網路中的2100萬個單位比比特幣現金(BCH)等比特幣(BTC)分叉中的2100萬個單位更有價值?將比特幣現金的價值等同於比特幣的價值,等同於假設Facebook的源代碼可以「分叉」並自動復制其26億用戶和50,000名員工的價值。它們的價值源於比特幣和Facebook的網路效應,而不僅僅是它們的存在。

就比特幣而言,我們認為網路效應不僅包括致力於保護區塊鏈的哈希率,還包括比特幣的流動性以及支持其採用和使用的基礎設施。如果是稀釋性的,那麼分叉將不得不分擔比特幣的算力,用戶和流動性。如下所示,比特幣現金和其他分叉似乎未能使比特幣的網路效應脫軌。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資料來源:Coinmetrics

聲稱:比特幣是為罪犯准備的。
反訴:比特幣具有抗審查性。

批評家仍然指責比特幣由於其早期的邪惡活動而允許犯罪活動。在最初的幾年中,比特幣為絲綢之路(Silk Road)提供了資金,絲綢之路是一個以銷售非法葯物而聞名的在線黑市平台。

我們認為,批評比特幣促進犯罪活動就是批評其基本價值主張之一:審查制度。作為一種中立技術,比特幣允許任何人進行交易,並且無法識別「犯罪分子」。它不用依靠集中的許可權來通過名稱或IP地址來識別參與者,而是通過加密的數字密鑰和地址來區分參與者,從而賦予了比特幣強大的審查審查能力。只要參與者向礦工支付費用,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進行交易。一旦獲得擔保,就無法輕易撤消交易。

如果可以在比特幣網路上審查犯罪活動,那麼所有活動都可以得到審查。相反,比特幣使任何人都可以在全球范圍內和未經許可地交換價值。這並不是使其成為一種固有的犯罪工具。電話,汽車和互聯網在促進犯罪活動方面不亞於比特幣。

也就是說,似乎只有一小部分的比特幣交易是出於非法目的。根據Chainalysis的說法,與非法活動相關的比特幣交易數量仍低於1%,這可能是對比特幣透明度的貢獻。任何用戶都可以在網路上查看交易的完整歷史記錄,這表明實物現金是進行非法活動的較好手段。的確,如下所述,就絕對和相對而言,現金交易在非法活動中所佔的份額要比加密貨幣交易所佔的份額大。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數據來源:https://go.chainalysis.com/rs/503-FAP-074/images/2020-Crypto-Crime-Report.pdf

聲稱:比特幣浪費太多能量。
反訴:比特幣的能源消耗比黃金和傳統銀行的能源消耗更高。

比特幣評論家經常斷言,采礦消耗的資源比能源創造的更多,尤其是能源。但是,批評家認為計算效率低下且無法擴展,擁護者不僅考慮了預期的權衡,還考慮了其基本功能。正如Bit Gold創始人和比特幣先驅Nick Szabo所強調的那樣,「大量的資源消耗和差的計算可擴展性釋放了實現獨立,無縫全局和自動化完整性所必需的安全性。」

ARK認為,比特幣具有以分散(或信任最小化)方式提供結算保證的獨特能力,因為專用的專用硬體可以透明地證明計算機已執行了昂貴的計算。

比特幣使權衡變得很明確:通過為采礦分配大量的現實世界資源,我們相信該網路可確保彼此之間實現結算。在解剖的工作證明,Chaincode實驗室居民雨果阮解釋說,「在幕後,校對的工作礦業轉換動能(電)到總帳模塊。通過將能量附著在一塊上,人們賦予它「形式」,使其在物理世界中具有真正的重量和後果。」

易於量化,比特幣的能源足跡容易受到表面批評。但是,僅從電力成本的角度來看,比特幣在全球范圍內比傳統的銀行和金礦開采要高效得多。傳統銀行業每年消耗23.4億千兆焦耳(GJ),黃金開采業每年消耗5億吉焦耳,而比特幣消耗1.84億吉焦耳,分別不到傳統銀行業和黃金開採的10%和40%。此外,比特幣采礦的估計每GJ支出的美元成本比傳統銀行業務高40倍,比黃金開采業務高10倍。


資料來源:方舟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20年。資料來源:https://medium.com/@danhedl/pow-is-ficient-aa3d442754d3

與共識思維相反,我們認為比特幣開采對環境的影響微乎其微。可再生能源,尤其是水力發電,在比特幣的能源結構中占很大比例。正如Castle Island Ventures的合夥人Nic Carter指出的那樣,在尋找最廉價的電力形式時,礦工將繼續湧向提供大量可再生電力的地區,從而釋放擱淺的能源資產,使其成為「最後的電力購買者」。 ,無論位置如何,都能夠為任何能夠以低於當前生產者的價格生產的電力來源提供高度移動的基本需求。」結果,從氣候角度來看,比特幣的開采可能會帶來積極的影響。

結論
比特幣的復雜性不應阻止金融機構對其進行深入分析。在本文中,我們討論了對比特幣的一些最常見的反對意見,希望引起機構投資界的討論和辯論。隨著比特幣網路的不斷成熟,我們相信它將鞏固比特幣作為新興貨幣資產的作用,並且金融機構將認真對待它。

熱點內容
合約版2GB流量福利怎麼退訂 發布:2022-05-17 03:32:21 瀏覽:150
數字貨幣能在atm機上取出現金嗎 發布:2022-05-17 03:32:15 瀏覽:580
算力與收入 發布:2022-05-17 03:32:10 瀏覽:783
區塊鏈研究開發中心 發布:2022-05-17 03:32:07 瀏覽:494
eth轉移費用 發布:2022-05-17 03:30:07 瀏覽:897
同心院數字貨幣詐騙 發布:2022-05-17 03:30:05 瀏覽:108
廣州勞力士維修中心去萬菱匯A塔7層專業 發布:2022-05-17 03:27:01 瀏覽:232
可以發布文章的區塊鏈平台 發布:2022-05-17 03:18:28 瀏覽:865
c2c比特幣交易平台 發布:2022-05-17 03:18:18 瀏覽:617
石油寶數字貨幣跑路了 發布:2022-05-17 03:17:31 瀏覽: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