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比特幣問答 » 比特幣跌破6000美元小說

比特幣跌破6000美元小說

發布時間: 2023-12-02 14:28:41

比特幣為何斷崖下跌2000美元

近日,某公司年會獲獎者的獲獎感言在微信朋友圈中傳開:「首先,對公司獎勵我價值63萬元的10枚比特幣感到由衷的感謝,也對我自己能獲得價值59萬元的大獎感到幸運,接下來我准備要好好規劃一下如何使用這57萬元,畢竟55萬不是一個小數目……」。雖然只是一個調侃的小段子,但比特幣近期價格誠如其所言在不斷走低。

亦有分析認為,2月6日美國兩大監管機構商品期貨委員會(CFTC)和證監會(SEC)的主席在參議院作證前,因擔憂美國政府將從嚴監管,比特幣交易價一度跌破6000美元。據CFTC和SEC主席的證詞顯示,他們認為國會應考慮擴大對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貨幣的監管范圍,因為這類資產大多不受投資者保護法管轄。

② 比特幣價格暴跌,預示大牛市將至韭菜:一夜暴富機會又來了

請點擊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炒幣」愁白頭。
從去年12月份開始,「幣圈」以比特幣為首價格持續下跌,如今比特幣均價在6000美元不斷徘徊,對於老韭菜來說,「幣圈」長達半年的熊市似乎不算什麼,可是對於尚未入場者來說,他們心中充滿了疑問,到底這是「幣圈」新一輪熊市,還是意味著比特幣褪去了所有包裝,回到了它應有的價值。也許幣圈暴跌並不是「熊市」來襲對於比特幣從2萬美元跌至6000美元,以太坊從最高1500美元跌至300多美元,各種空氣幣、山寨幣價格清零,全球數字貨幣總市值從8000多億美元跌至最低2600億美元,更多人稱這是「幣圈」漫長的一次熊市,當所有不良幣退場後幣圈將會重返牛市。


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帶著甜味兒;閉了眼,樹上彷彿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鬧著,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里,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楊柳風」,不錯的,像母親的手撫摸著你。風里帶來些新翻的泥土的氣息,混著青草味兒,還有各種花的香,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里醞釀。鳥兒將巢安在繁花嫩葉當中,高興起來了,呼朋引伴地賣弄清脆的喉嚨,唱出宛轉的曲子,與輕風流水應和著。牛背上牧童的短笛,這時候也成天嘹亮地響著。


雨是最尋常的,一下就是三兩天。可別惱。看,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密密地斜織著,人家屋頂上全籠著一層薄煙。樹葉兒卻綠得發亮,小草兒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時候,上燈了,一點點黃暈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靜而和平的夜。在鄉下,小路上,石橋邊,有撐起傘慢慢走著的人,地里還有工作的農民,披著蓑戴著笠。他們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靜默著。


天上風箏漸漸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裡鄉下,家家戶戶,老老小小,也趕趟兒似的,一個個都出來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擻抖擻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計在於春」,剛起頭兒,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到腳都是新的,它生長著

③ 2020年4月2日以後比特幣會-跌破6000美金嗎

現在是2020年5月20日,此時的比特幣價格是9751.35美金1枚,摺合人民幣是69254.09元

你有幾枚比特幣呢,我的還屯著呢

④ 比特幣跌破8000美元,翻身的機會到了嗎

認識比特幣你一定要從國家層面想。日本為什麼支持比特幣?支持比特幣它能得到什麼?美國為什麼對比特幣默不作聲,比特幣發展過程對美國有什麼好處?中國為什麼禁止比特幣交易所,而不禁止挖礦?從而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北韓呢,挖狂做苦力,賺比特幣換美元。委內瑞拉,被搞殘了,逐漸也搞明白了,其人之道還直起身,也搞石油比特幣,立即遭到美國輿論的攻擊。
總之,這世界上一切高大上的口號都是掩蓋其貪婪的獲得利益。比特幣所有的高大上的口號都是個屁,掩蓋的是美日吸星大法吸血吸內

⑤ 貨殖列傳|95後比特幣礦場主的藍用房地產邏輯經營礦場

【編者按】

《史記·貨殖列傳》是最早專門記敘從事「貨殖」(商業)活動的傑出人物的史書著作,司馬遷闡釋的經世濟民的經濟思想和商業智慧,被譽為「 歷史 思想及於經濟,是書蓋為創舉」。

新一輪 科技 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塑世界經濟結構、重構全球創新版圖。在這場大變局中,所有勇於創新、敢於擔當的企業家、創業者、打工人的故事,都值得被銘記。即日起,我們推出《澎湃 財經 人物周刊·貨殖列傳》,講述全球化時代大潮中的商界人物故事。

他們為時代立傳,我們為他們立傳。

成都郊區的一處會所里,一場比特幣「礦圈」的小飯局正在開場。

坐在主位的大田是一名「95後」,圓圓臉,穿著印有哆啦A夢的Gucci T恤,腳上是一雙潮鞋。

「都是我的朋友」,大田高興地說道。

在座的8個人或多或少都與比特幣挖礦有關。時下價格約6萬美元的比特幣,正是通過「礦機」憑借算力搶奪記賬權後被一個個挖出來的。購買礦機的挖礦者叫做「礦工」,幫「礦工」託管礦機並提供電力的地方稱為「礦場」,礦場的老闆就是「礦場主」了。

大田就是一個礦場主,在四川、新疆、雲南等地擁有七八個虛擬貨幣礦場,總負荷超過80多萬千瓦,規模在國內算比較大。

在這場飯局中,大田年齡最小,但大家叫他「大田哥」。他也被一些年紀稍長的礦工私下稱為「礦圈新貴」。

「麻煩給我換個綠色的打火機,紅色對我們來說不太吉利。」飯局中有位礦場主對服務員提供的打火機顏色不是很滿意。在加密貨幣市場,綠色才代表上漲,紅色則代表下跌。

去年以來,比特幣迎來了一輪大牛市,最大漲幅超過10倍。對礦圈人士來說,當下正是春風得意時。像這樣的飯局,幾乎每天都在上演,而大田在其中如魚得水。

(一)熱氣升騰

比特幣挖礦最重要的成本就是電費,因此礦場首選電力資源充足而電費便宜的地區。四川水力資源豐富,是目前中國最重要的比特幣礦場集中地。

擁有小算力礦機的礦工有時也被稱作候鳥,在南方枯水期來臨時,他們把礦機拆下來運到內蒙古、新疆等地使用火電來挖礦;當南方豐水期到來後,又將礦機運到南方來利用水電挖礦。如此往復,一年又一年。

今年2月發生了一條震動礦圈的新聞。內蒙古發改委官網發文稱,為了加快淘汰化解落後和過剩產能,擬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項目,4月底前全部退出。

內蒙古煤炭資源豐富火電相對便宜,因此,內蒙古也是四川進入枯水期後,比特幣礦場的重要集中地之一。

在大家開始討論下一個枯水期何處去時,大田相對淡定,他在內蒙古的礦場已在去年關了。

廠房裡的隔離牆根據礦機大小整整齊齊地剪開了密密麻麻的散熱孔,屋頂則裝滿了排風扇。為給礦機降溫,在廠房的外側還建有「水簾」,摸上去有硬紙般的粗糙感。在礦機工作時,工作人員便會打開機器,抽取消防水池的水讓其從水簾流下,達到降溫的目的。

當前空盪盪的廠房內部,兩側是剪開的礦機散熱孔

廠房兩側是水簾,用於物理降溫

大田的礦場人員配置一般是:一個場長,一個主管(也可以理解為副場長),每1萬千瓦負荷配一個電工、4個運維。大田七八個礦場的場長都由其親戚擔任。場長負責整個礦場的管理調度,包括跟電站打交道。

礦場人員簡易的工作環境

「原來對電沒有概念,後來發現電費如果是一度電2毛錢,挖礦收益就可以提升一倍」,大田說。其實對大田這樣的礦場主來說,主要收益就是賺取電費差。

比如礦場的電費是0.2元,它可以向礦工收取0.3元的電費。對於礦工來說,0.3元的電費相對於城裡的0.6元還是很便宜的,因此他們願意將礦機託管給礦場。

(二)校園礦工

今年26歲的大田出生於山東菏澤下面的一個小縣城,父母都從醫。他從初中、高中開始就想著怎麼賺錢,而挖礦的 歷史 可以追溯到他的大學時期。

大田中學時期的賺錢項目包括為別人充值QQ會員,買黃鑽、綠鑽、紅鑽,賣充電寶、手機卡,倒賣手機等等。

在一家985高校就讀時期,大田也曾在學校試著開超市,與同學合夥做 「宿舍便利店」創業項目,一度融資到B+輪。

大田自稱,在大學期間已「小有積蓄」。

他接觸比特幣還是因為有一位朋友向他借錢。那是2014年,這位朋友開口要借50000元,並保證一周後還55000元,周息10%。

在電腦、電動車、身份證的抵押下,大田最終借給他30000元,一周後果然收到了連本帶息的33000元。

原來他朋友入了一個國際傳銷資金盤,只收取比特幣入盤。大田也想入盤試試。

於是,在比特幣還是800元、900元的時候,大田買了20多萬元的比特幣,但還沒開始投入,該傳銷資金盤就崩盤了。

「我手上就留了一堆比特幣也不知道賣給誰。」大田一度認栽。出乎意料的是,兩三個月後,比特幣竟然漲至2000多元,他和朋友反復確認後趕緊轉手賣出。

就這樣莫名其妙進入「幣圈」,大田開始認真研究起了比特幣,包括白皮書、論壇,不懂就上論壇搜攻略。到最後,大田還組裝了一台礦機。

「那個時候到處抱著機器,去自習室插上電,回宿舍也插一會兒。」大田說。彼時,市場上礦機很少,全網算力也比較低,大田一個月也有一兩千元可賺。

2017年,大田成為青島一家知名企業的管培生。出於對區塊鏈領域的了解,他在集團內部與人合夥創建了區塊鏈方面的小微企業,也由此認識了一家雲南虛擬貨幣礦場的礦場主。

起初,他買了一些礦機託管在雲南的礦場里。後來大田認識了馬鞍山的一位礦場主後,發現礦場收益不錯,雙方成為了合作夥伴。

大田的挖礦生涯算是正式開啟了。

(三)刀口舔血

每一個礦場主的職業生涯可能都是從找電開始的,一路上可能還會面臨很多危險時刻。

2018年中,大田與合作夥伴前往四川考察礦場。所謂考察礦場,主要就是前往「窮山惡水」中,找到願意合作的水電站。這些地方在豐水期,也極容易發生地質災害。

那時正值雨天,考察完四川的一個礦場後,大田和夥伴急匆匆沿著盤山公路驅車往回趕。由於急著下山,大田逆行駛到了上山的車道,結果在某個拐彎處迎面撞上了一輛大貨車。

「車直接原地轉了三個圈,安全氣囊都出來了,就差這么多就掉山底下去了。」大田伸手比劃了20厘米的距離,直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所幸的是,大貨車是空的,車體沒裝貨,因此大田的車所受作用力沒那麼大,從而避免了摔下山的悲劇。

這樣的險境大田不止碰到一次。例如有一次趕往雲南的路上差點120邁撞上塌方的石頭,例如泥石流就在眼前沖毀了公路……

道路一側的泥石流痕跡

大田在考察過程中,還遇到一個難題,就是大多數水電站的人不知道比特幣挖礦是幹嘛的,以為他們是騙子。

不過,當先吃螃蟹的電站賺到錢之後,越來越多的電站願意與礦場合作。

在礦場運營過程中,大田也曾遇到過令其哭笑不得的窘境。

那是在雲南的一個小山村,大田的礦場雇了兩個當地人看門。由於看門的當地人總說他們在「挖礦」,忽然有一天,一群村民沖進了礦場,憤怒地指責大田在偷挖村裡的礦。

大田解釋稱,他們挖的是比特幣,但村民並不理解也不想管,只是表示「反正在我們村挖的,就是要分我們一份」。於是,大田讓村民派幾個代表進礦場查看。

「他們還拿著鋤頭在地上戳來戳去,想要找出地上是否有個礦洞,怎麼也解釋不通」。他無奈說道。

報警後,當地公安局的民警也不懂虛擬貨幣挖礦是怎麼回事,大田他們用了一天的時間讓民警明白,他們挖的「礦」是虛擬的,並沒挖村裡的「礦」。

「後來達成協議,每戶每家50塊錢一個月,估計到現在也是這樣的。」他說。

(四)血虧2000多萬

大田的真正危機發生在2020年。

這一年年初,大田的礦機開始陸陸續續運到了位於內蒙古人煙稀少處的一個新礦場。那是半年前,他經朋友介紹開始建造的,總負荷不到6萬千瓦,投資了1800多萬元。

之所以來此處建礦場,還與一項電費補貼有關。在招商時,大田的這個礦場按照雲計算中心、大數據存儲中心的形式引進,因此可以獲得每度電0.12元的補貼,即電價0.38元,加上補貼返還0.12元後,實際電費0.26元。

令大田沒想到的是,礦場運營的第一天晚上就出事了:由於施工偷工減料,變壓器功耗太大發生爆炸。

檢修了大半個月後,電纜又炸了。好不容易礦機開始運行,緊接著而來的是蔓延全國的新冠肺炎疫情。

全國各地都實行了封鎖政策,大田的礦場留了四個值班的人。冰天雪地里,飢餓、缺水,是擺在這四人面前的頭等大事。

內蒙古的冬季,室外溫度最低可至零下幾十度,工人們只能靠在水缸里每天砸冰獲得水源。由於礦場處於人煙稀少地區,當地社區防疫人員只是偶爾巡視,巡視時往車內狹小的空間里塞箱泡麵帶給礦場值班工人。

「他們吃了同種口味的泡麵整整一個月。」大田苦笑著回憶道。

另外,由於其他回鄉的工人被封在老家,留下來值班的四個人的工作量陡然上升。

「4個人3萬多台機器,每個人就要負責近1萬台,如果礦機太冷容易掉線。那個時候零下40多度,需要人工拿鼓風機一台台吹。」大田說。

熬過封城期,以為可以正常運轉的大田卻等來一則通知:電費補貼無法審批通過,大田仍需按照0.38元一度的電費繳納。

禍不單行。

新冠疫情外加原油價格大戰,比特幣價格也遭遇滑鐵盧。2020年3月12日,比特幣一度跌破4000美元,較2月最高價已是腰斬。

「幣價8000美元的時候能保證不虧錢,3月12日的時候就扛不住了,絕望了,趕緊打電話讓兄弟把變壓器拆了把礦機發回來,電費0.26元我都跑不起來。」大田回憶道。

礦機從內蒙古的礦場拆運回來,意味著這段時間礦機無法運營,大田就需要賠給客戶算力。

「以當時0.34元、0.35元的電費,每跑一度電要倒貼3分錢,跑得越多虧得越多。」大田說道,這一次,他來回虧了2000多萬元。

(五)因禍得福

去年上半年,比特幣價格一度還跌破了一些礦機的「關機幣價」。

所謂礦機「關機幣價」,是指礦機挖礦的收益不足以支付消耗的電費。一旦比特幣價格跌破「關機幣價」,礦工需要關閉礦機,否則虧損更大。

最嚴重的時候,大田所有的礦場中60%的礦機都關機了,只剩下大功耗的大算力機器仍在運行。好在比特幣急劇下跌後,出現了反彈。

「其實沒關幾天,礦場本身算力是個平衡狀態,大部分人關機,算力難度就會下降,挖的幣就會越多,收益就越多,然後就會開機了。」大田說道。

像大田這樣的礦場主與礦工還是兩種不同的收益模式。做礦場是賺電費差,無論幣價的漲跌,可以賺取一個相對穩定的收益。但是,如果礦工們不看好後市,不增加礦機甚至減少礦機,那麼礦場的生意也會淡下去。

去年5月,比特幣四年一度的減半時刻來臨,礦工挖出的每個區塊中比特幣獎勵數量由12.5個比特幣下降至6.25個比特幣,這意味著礦機的收入也隨之減半。那時,幣價為5000多美元。

「5月豐水期很多人對行情很失望,大家覺得漲到5000美元,是一個反彈就跑的狀態。機器沒人買,大家都在賣機器,都覺得比特幣反彈到6000美元已經很高了。」大田說。

作為礦場主,大田也曾想過退出,但他與水電站簽了合同,必須在年內承接原本簽訂的負荷才能退。

因此,他只能咬著牙買礦機自己填負荷,「很多差了一兩萬千瓦負荷」。好在那時大家都在賣礦機,所以大田買入的礦機成本很低。

比特幣行情在去年下半年徹底反轉,啟動了一波超級大牛市。

回憶起這些,大田笑稱自己是被動致富:「我買了很多芯動礦機T2T,那時候螞蟻礦機S9是200元買的,現在1500元。T2T 700多元,現在8000元。神馬礦機M21那個時候一台3000多元,現在2萬多元。」

螞蟻礦機S9

2020年5月至今,礦機平均價格幾乎漲了10倍。而大田的礦場在2020年1T(算力單位,是比特幣網路處理能力的度量單位)的收益是0.5元、0.6元,現在1T的收益能達到2元。

(六)去接管三線礦場

一輪牛市下來,挖礦行業也出現了新趨勢,一些機構也做起了礦工。

在進入挖礦行業早期,大田的客戶全是散戶,一個客戶需要託管的礦機基本在10台以內,少的也就5台左右。

隨著比特幣日漸進入主流視野,越來越多的機構資金開始進入礦圈,並在現如今的比特幣牛市下壟斷了市場上新製造的絕大部分礦機。

「我現在不接純粹的散戶。」大田表示,目前在虛擬貨幣挖礦行業投100萬也就十幾台機器,對他來說是「散中之散」。

截至目前,大田礦場80多萬千瓦的負荷,自有礦機佔2萬多千瓦,60%-70%體量為上市公司、集團託管的礦機,剩下的負荷則對接一些雲算力平台,集中散戶託管。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下半年以來,傳統融資租賃公司也開始進入礦機市場。

大田的礦場也在擴大,新疆的礦場剛剛建設完成,四川的一個礦場豐水期之前可能還要再擴10萬千瓦負荷。在礦機上,他逐漸把小算力機器淘汰,換成大算力機器。不過,目前市場上礦機難買,他預訂的礦機11月才能發貨。

在廠房外,仍可以運行的小算力螞蟻礦機S9隨意堆放著

隨著加密貨幣市場的擴大,原本野蠻生長的礦圈也開始逐漸走向垂直領域細分,走向精細化。

大田也在 探索 礦場新的商業模式,「像房地產的邏輯一樣發展」。

在大田看來,礦場的第一個階段是「只要有關系,就能拿地」,拿到地就能賺錢。第二個階段是礦場建設越好、越美觀,招商能力越強。第三是發展階段,比拼的是管理能力和品牌,礦機主買服務,而不是買電費。

「所以我現在要做一個礦場一站式服務,去接管三線礦場,就是那種可能運營不是特別專業的礦場。」 大田興奮地說起自己的藍圖,「我來給你接管,可以用我的品牌去招商,但是要重新翻修一遍。這些礦場自己招商0.2元左右的電費,我給你招0.24元,拿30%收益分給我一點都不虧。」

內蒙古宣布清退虛擬貨幣挖礦後,《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4月6日刊發了一篇來自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學者的研究論文。論文稱,中國的礦工佔比特幣網路算力的75%以上,如果沒有適當的干預措施和可行的政策,密集的比特幣挖礦將可能破壞中國的減排努力。

「挖礦終究來講還是要用能源的邊角料。綠色挖礦肯定是趨勢。」他說道。

校對:劉威

⑥ 比特幣跌破47000美元關口,它的神話破滅了嗎

多家機構認為比特幣後市風險大


加密貨幣礦工Riot區塊鏈上周五上漲14%,創下10年來最高周漲幅110%,這是自2017年以來的最大周漲幅。數字資產技術公司馬拉松專利集團(Marathon Patent Group)的周漲幅超過70%。

OKEx Research首席研究員William認為,從目前的市場情況而言,比特幣定位正在轉變,上輪比特幣價格暴漲的直接原因,是高凈值和機構投資者的入場。傳統機構大量買入比特幣,其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全球宏觀經濟形勢的變化。一方面,受疫情的影響,全球經濟復甦減緩,另一方面,多國央行推出極度寬松的貨幣政策,推高金融市場的通脹預期。

對於比特幣後市走向,William表示,機構投資者在乎的是利潤。在疫情得到逐漸緩解後,隨著經濟的逐漸復甦,貨幣政策也將逐漸由寬松轉為適度緊縮。屆時,機構投資者可能會拋售比特幣。在這之前,比特幣總體上仍會保持上漲趨勢,當然隨著比特幣價格越來越高,市場的波動也會逐漸放大,不建議投資者加過高的杠桿。

⑦ 比特幣價格突然跳水,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個人認為比特幣暴漲暴跌背後的原因都是資金在博弈,都是在收割資金。

比特幣屬於區塊鏈的始祖,目前這個概念還在研究階段,還未到應用。如今市場上面持有比特最多的都是金融大鱷,所以他們可以很輕易的操控比特幣的價格。從17年年底暴漲到兩萬多美金,後面開始一輪的大跌,很多比特幣投機者,都是在暴漲過後進場,很輕松的被大鱷們收割了。

比特幣是區塊鏈應用最早的成功例子,從開始的不值錢,到現在6萬多美元。它與貨幣不一樣,貨幣可以反應一個國家的經濟情況,而比特幣本身不反應具體的經濟情況。其價值反應了市場的認同情況,得到認同,價格就高,不被認同,價格就低。在世界上有些國家承認,可以使用其來買東西,而更多的國家是不承認的。

當然了,對於這么高價格來說,也是吸引著全球的資金來博弈,所以,如今的行情也是比過山車還要刺激,上下波動快而大。

投資有風險,必須謹慎。

⑧ 數字貨幣挖礦風雲如何

「一幣一別墅」的財富神話依然在幣圈裡廣為流傳,不斷有新的投資者躍躍欲試。但其實,從礦機廠商到大礦場主,再到礦池,這個小圈子已經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權力結構。

制售礦機、挖礦、建礦場、搭礦池,「礦圈」成為區塊鏈世界裡另外一條發財之路,礦機也成為一門鮮為人知的「大生意」。

按照比特幣發明者中本聰的設想,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去中心化」的,算力分散在全球各地。但是,與去中心化背道而馳,礦池是絕對的中心化,越來越多的礦機接入到礦池裡。

本文首發於南方周末

「如果說炒幣是一條不歸路,那麼投資礦機就是一筆穩賺不賠的生意,回收成本只是時間問題。」深圳愛播時代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鍾熙算了一筆賬,一台礦機每天200元收益,120天可以回本,之後就是利潤了。

2017年10月,鍾熙在主業之餘,加入了挖礦大軍,並迅速成為礦圈大佬,他在江西、四川、貴州等地運營著多個大礦場。

其實這個「穩賺不賠」的生意仍然依賴於幣價的持續高漲。過去兩個月時間,比特幣幣價從15000美元跌到了10000美元左右,甚至一度跌破6000美元,使得礦機回本周期延長,如果一直跌下去,盈利也就遙遙無期了。

在比特幣問世4年之後,也就是2012年,可以量產的礦機才出現。在此之前,挖礦主要是私人行為,家用電腦就可完成。「那時,家用電腦就是印鈔機,每天都能挖出不少比特幣。」資深數字貨幣玩家、早年賣過礦機的黃世亮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

礦機出現後,挖礦開始「社會化」,出現了礦場和礦池,挖礦成為一件集體工作。單獨的礦機被礦場託管,就像生產線上的工人,只要擺在那裡,就可以每天領薪水。

制售礦機、挖礦、建礦場、搭礦池,「礦圈」成為區塊鏈世界裡另外一條發財之路,礦機也成為一門鮮為人知的「大生意」。

中國則成為全球最大的礦機生產地。從2012年開始,在中國誕生了一批礦機生產商,如生產烤貓礦機的深圳比特泉有限公司,還有現在赫赫有名的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通信。在深圳華強北,到處也都可以看到外國人帶著翻譯詢問礦機價格。

近期,比特大陸CEO詹克團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這個成立僅4年的創業公司,2017年的營收規模約25億美元。比特大陸號稱全球最大的礦機生產商,他們的螞蟻礦機一直都是幣圈和礦工世界的硬通貨。

與幣圈一樣,礦圈也需要信仰——要堅信礦機每天機械地數學運算能夠創造巨大財富。

不過,與比特幣所宣揚的「去中心化」背道而馳,礦工的世界正在走向「中心化」。礦機銷售商自己建礦場,投資者買完礦機之後,又被銷售商託管;而生產商則自己建礦池,又將礦場給管起來。

這種「中心化」的過程,使得礦圈的財富被少數人攫取,鍾熙要想進入到核心圈子,也並不容易。

算力「中心化」

礦場的主要作用,是給分散的礦機提供一個運轉的地方。但真正起到整合作用的則是「礦池」。

所謂「礦池」,可以簡單理解為「合作挖礦」。礦工和礦場們,把算力交給礦池,由礦池作為唯一的地址,來接入數字貨幣網路進行挖礦,再按照礦機的算力,給礦工分發紅利。

礦池的歷史要比礦機更悠久。2010年11月,名為Slush的礦池出現,它的官網在今天還寫著是「世界上首個礦池「,這個稱號也被幣圈所公認。與礦場相比,礦池的搭建需要一定的技術,門檻相對更高。

國內一家知名礦池的負責人向南方周末記者解釋礦池的原理。他把挖礦比作買彩票,一個人挖,中獎的概率很不穩定,可能今天中了10萬,以後半年都不中。

「把買彩票的人聚到一起,統一買,無論誰中,根據出錢比例來分成。在幣圈,礦池就發揮這個作用。」該負責人說。

礦機連接礦池並不復雜,根據各大礦池的操作指南,一般只要幾步就可完成,然後就根據自己提供的算力,從礦池獲得收益。礦機就像一個站在生產線上的工人,每天領取固定的薪水。

掌握巨大算力和眾多礦機的礦池,在幣圈和礦圈都有著絕對的發言權。比如,如果要發行新的數字貨幣,或者要主導比特幣分叉,一般要獲得礦池的支持,沒有礦池的支持,新幣種沒人挖,也就沒有了意義。

此外,當一個搶手的新幣面世時,礦池也可以利用自己所掌握的礦工,快速打包,在這些新幣的搶購中佔得先機。

2017年6月份,SNT和EOS兩大代幣發行時,南方周末記者就見證了礦池搶購代幣的場景。由於投資者太多,很多個人投資者無法將資金打入到指定位置,但一家礦池的負責人,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完成這一操作。

按照比特幣發明者中本聰的設想,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去中心化」的,算力分散在全球各地。但是,與去中心化背道而馳,礦池是絕對的中心化,越來越多的礦機接入到礦池裡。

2018年1月18日,康奈爾大學計算機教授埃敏·允·西拉什等5人合著一篇論文,直指兩大數字貨幣比特幣和以太坊背後存在隱性的權力結構,挖礦過於集中,其中比特幣50%的算力被四大礦池所控制。

其實,這個問題一直存在。4年前,以太坊創始人Vtalik在寫以太坊白皮書時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他寫道:「這個問題可以說很嚴重,在本文寫作時,最大的兩個礦池,間接地控制了大約全網50%的算力。」

直到今天,這個問題也沒能解決。一位以太坊白皮書的早期翻譯者向南方周末記者無奈地表示:「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人的問題。」

5

隱性的權力結構

在礦圈,食物鏈頂層就是礦機生產商。目前,公認的三大礦機生產商均位於中國。他們通過生產銷售礦機,獲得大量的利潤,同時也涉足礦場和礦池的建設,布局在整個幣圈的話語權。

螞蟻礦池是全球排名前二的大礦池,它的算力占據全網算力的17%,但根據工商資料,該礦池是由比特大陸一手創辦;嘉楠耘智的幾位投資人,同時也是杭州礦池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資人,後者有自己的礦池Hash和挖礦平台,不過礦池已於2017年底停止運營。

億邦通信則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烏海市,新疆准東經濟開發區成立了三家區塊鏈公司。億邦通信的一位銷售人員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他們在這三地都有礦場和挖礦業務,但這些礦場也已全負荷運轉,沒有機位可以託管新的礦機了。

「我們正在俄羅斯的伊爾庫茨克搭建新礦場,那裡電費低很多,新礦機可以在那裡託管。」該人士說。

在礦機廠商之上,則是晶元巨頭的收割。「礦機的核心技術在晶元上,誰有礦機晶元,誰就可以生產更多礦機。」丁楊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晶元主要掌握在幾家巨頭廠商手中,如台積電、英偉達、AMD等。

從2015年開始,台積電一直都是嘉楠耘智的最大晶元供應商。2015年,嘉楠耘智從台積電采購的晶元,占據嘉楠耘智所有采購量的69.62%,此後這個數據一直維持在60%左右。嘉楠耘智的大部分利潤,均被台積電賺走。

2018年1月18日,在台積電第四季度財報的說明會上,董事長張忠謀就稱,雖然今年的移動業務前景較弱,但公司的營收依然會增長10%—15%,關鍵因素之一就是持續穩健的加密貨幣開采對晶元的需求。

在礦機廠商之下,則隱藏著另外一種權力結構。嘉楠耘智2017年的招股書上,透露了這個秘密。2017年前4個月,嘉楠耘智的前五大客戶中,有四大客戶屬於「個人」。而根據公開資料,其中有三人均是幣圈鼎鼎大名的「腕兒」。

第一大客戶吳鋼是最早的一批礦工,後來創辦了Haobtc,該公司擁有一個全球前十的礦池;第二大客戶林志鵬是小強礦機的創始人,很早便從事礦機的生產銷售,其與第六大客戶謝維欽,一直是合作關系;第三大客戶王晉創辦了幣圈資訊網站比特幫。

這些大客戶均不是單純的礦工,他們都在幣圈擁有著自己的影響力。機械運轉的礦機給他們帶來收益的同時,也帶來了話語權。

據比特大陸一位內部人士介紹,比特大陸的大客戶中,也多為幣圈的大佬。不過,比特大陸官方婉拒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該公司公關部回應稱,由於與客戶簽署了保密協議,該方面內容不方便透露。

「一幣一別墅」的財富神話依然在幣圈裡廣為流傳,不斷有新的投資者躍躍欲試。但其實,從礦機廠商到大礦場主,再到礦池,這個小圈子已經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權力結構。

新入局者,大多隻能做被收割的「韭菜」

⑨ 忘不了,2018活得最累的一群人

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

對於一些行業、企業和業內公眾人物來說,2018年過得相當不舒心,被置於輿論的風口浪尖,被置於生死存亡的關口。

這一年,比特幣狂跌、P2P平台密集炸雷,讓投資者損失慘重;

這一年,業內公人物負面消息不斷,甚至被「桃色丑聞」纏身。

2019年到來,希望更多企業更多人能行穩致遠,踏歌江湖。

比特幣崩盤 「韭菜」被割得差不多了

殺傷式

瘋魔棍法

《射鵰英雄傳》中的武功,套路極為威猛,殺傷面巨大。加密數字貨幣泡沫破滅,將小礦主、購幣者、相關創業公司都裹挾進去,無一倖免。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幣交易平台Bitstamp的價格定格為19664美元的那一刻,是被無數人重放的鏡頭。一年之後,2018年12月17日,比特幣的價格只為3700美元,此前,它甚至跌破了3200美元。

郭宇(化名)的小礦場賣不出去了。2017年中,他花30多萬元人民幣買了30台礦機,「殺」入比特幣挖礦大軍。然而好日子只過了半年,2018年初,比特幣價格開始一路下行, 6月24日,比特幣跌破6000美元,這是一條公認的礦場「生死線」,低於它,礦工將連電費都支付不起。郭宇摁下了「關機鍵」,但他仍有一絲期待,或許哪天比特幣能起死回生,礦場還能繼續開下去。直到不久前比特幣跌破3200美元,他徹底「涼涼」,但當初炙手可熱的礦機,如今卻無人問津。

比特大陸上市前景不明。9月26日,比特大陸正式在港交所披露招股說明書。比特幣一路下行的2018年,對於這家全球第一大比特幣挖礦設備供應商而言,顯然不是上市好時機。3個月過去了,港交所並未給出聆訊時間,距離上市申請失效,還有3個月時間。所謂「失效」,是指公司在提交上市資料之後,未能在6個月有效審核時間內通過聆訊。從招股書信息來看,其90%的收入依然來自礦機業務。

當像郭宇這樣的礦主越來越多時,礦機業務能否支撐起比特大陸的估值,上市是否合適,上市後的業務可持續性,都被打上重重的問號。最新「傳言」是,港交所認為,在適當的監管框架到位之前,任何加密貨幣交易平台或與該行業相關的業務通過在香港進行IPO籌集資金都為 時尚 早。

彭大媽的幣都砸手裡了。作為廣場上活躍的「領舞大媽」,彭大媽從年輕時便站在潮流最前端,2017年彭大媽開始炒幣,因為比特幣太貴,她便買那些「山寨幣」。盡管國內ICO被禁,但QQ群里不知名的項目還是很多,彭大媽混跡其中,各種幣買了一堆,不知不覺中,幾十萬投了下去,一度賬面價值超過兩百萬,可經過2018年「血洗」之後,只變現了幾萬元和一大堆沒有交易量的「死幣」。

比「比特幣」更大的泡沫是什麼?其他加密虛擬貨幣。

古斯塔夫·勒龐在《烏合之眾》中如此分析群體心理:擁有獨立見解的高智商者,一旦加入群體就會喪失思考能力,變得沖動、急躁、狂熱、極端,完全被無意識控制,失去道德的判斷,但卻獲得極大的力量。「區塊鏈韭菜」是烏合之眾在2018年最適合的註解。那些2018年初喊著讓大家趕緊上車的「大佬」們悄悄地下車了,Bitcointalk 統計顯示,4 年前全球擁有 10 萬個比特幣以上的地址賬戶數量為 70 個,現在只剩下了 5 個。截至2018年上半年,失敗的區塊鏈ICO項目超過1000個,狂熱過後,只剩下一地雞毛。

誕生10年,比特幣跌落信仰神壇。被投機狂熱推高的每一分幣價,被某個礦機廠商主導的每一次硬分叉,都是對中本聰「自由、平等、去中心化」「無國界貨幣平權」理想的背離,「改變世界」的初心,說穿了,是對「一幣一別墅」的信仰。

但,泡沫破滅之後,依然不能輕視比特幣的力量,尤其是區塊鏈。

人類的未來,在人工智慧出現後,出現了轉折的可能,演算法帶來的最大不同是,數據將成為認知和管理世界的唯一要素,即使所謂的人類理性,依然可能被演算法掌握,這便是赫拉利在《今日簡史》中提到的「數據霸權」,而區塊鏈,是數據保證安全、不可篡改的重要手段。

可預見的是,在21世紀剩下的80多年時間里,點對點的區塊鏈網路和比特幣等加密貨幣,仍將沖擊傳統的貨幣體系,比特幣「泡沫」或許還會再次被吹大,不管你接不接受,它已經在 歷史 書上預留了自己的位置。

互聯網金融 爆雷跑路讓萬億市場「涼涼」

殺傷式

千蛛萬毒手

一種凶險萬分的武功,修煉者痛苦難當,對自身帶來極大傷害。無論是P2P,還是現金貸,互金行業2018年問題不斷,在經歷了初期的野蠻生長後,2018年受傷更深。

2017年下半年,中國互聯網金融行業是一副熱火朝天的景象,甚至一個月時間內有4家互金企業登陸美股市場,之後更多互金公司表示要赴美IPO,好像上市如同逛自家的後花園一樣容易,可惜好景不長。

2018年5月,網貸爆雷潮開始,平台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家接著一家倒下。6月,爆出的問題平台是13家,錢寶網、雅堂金融、唐小僧、聯璧金融陸續爆雷,恐慌情緒蔓延。到8月底,爆雷、失聯、跑路的平台達到264家。

爆雷潮給P2P網貸業帶來極大沖擊,各地互金協會密集發聲,要求各P2P平台做好與平台出借人的溝通,有效保護出借人的合法權益。同時鑒於當時有借款人趁火打劫,故意逾期不還款,借機逃脫還款義務,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以下簡稱互金專項整治辦)專門發文,要求平台將P2P「老賴」上報徵信,之後又發文表示,會從嚴從重打擊惡意退出的網貸平台,緝捕外逃人員,嚴禁新增網貸機構。

根據網貸之家的統計數據,截至2018年11月底,網貸行業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達到5245家,問題平台 歷史 累計涉及的投資人數約為200.9萬人,涉及貸款余額約為1612.5億元。

短短一年時間,P2P網貸從創新典型變成了「過街老鼠」,原因很多,比如:平台風控能力差,互金法律體系不健全,導致平台逾期風險大;平台違規發展,投資人亦非應該匹配的合格投資人等。

行業的混亂,讓之前蜂擁上市的互金類中概股在資本市場上表現不佳。2018年P2P風險集中爆發時,多家P2P公司股價集體「跳水」,在2018年7月近10個交易日,在美上市的互金公司市值蒸發逾32億美元。據不完全統計,到12月中旬,在美國上市的13家互金公司里,有9家公司都已經跌破發行價,其中多家平台的股價跌幅較年初已超70%。

互金行業中概股的持續低迷,讓多家上市平台祭出回購股權的護盤大招,包括趣店、和信貸、拍拍貸、宜人貸、信而富等。

互金平台的回購計劃也許能在短期內提振投資者信心,但從長遠來看,互金行業的根本出路還是合規發展。

現在不少平台在進行轉型,「轉戰」大額分期、線上分期商場、線下消費金融等領域,但是其中仍存在亂象,比如隱形收費、徵信混亂的情況,甚至被不法分子利用,成為套現的工具。對平台來說,舊事不忘,才能更好面向未來。

資本寒冬 創業者和投資人都「口袋癟癟」

殺傷式

無邊落木

令狐沖之武術招式,無數的落木伴著劍影舞成一股強烈的旋風,席捲之處盡是滿目蒼涼。這一年無論是對於創業者,還是投資人來說,都處於缺錢的境地,無處話凄涼!

2018年,一個資本寒冬,所有的投資機構都選擇了「現金為王」的戰略,宏觀市場缺錢,細分市場也缺錢。大多數創業公司處於「余額不足」的狀態,位於食物鏈最末端的創業者,可能是2018年過得最辛苦的一群人,大家都陷入了一個怪圈:窮忙,越忙越「窮」。

歸根結底,盲目追風、「自我造血能力」不足是大部分創業公司倒下的原因。年初,最火的風口莫過於區塊鏈,區塊鏈 游戲 、區塊鏈媒體,甚至區塊鏈火鍋店都開始燎原,但是這個泡沫破碎得太快,德勤調查了全球最大的社交編程及代碼託管網站Github網站上將近86000個區塊鏈項目,如今存活的項目大約只有5%。設局跑路、內訌而亡,區塊鏈圈的裸泳者紛紛浮現,死亡企業不計其數。緊接著,P2P現暴雷潮、長租公寓爆倉、在線教育並購潮、互聯網家裝洗牌、共享單車遭遇困境等等事件發生,創業風口變成了「生死關口」。

但是,投資機構的日子也不好過,以往他們「錢袋子鼓鼓」,2018年卻遭遇了募資難,因為LP(有限合夥人)手裡也缺錢,實控人及大股東因股權質押最終被平倉,2018年A股江湖裡,充斥著這類故事。

根據清科研究中心的統計數據,2018年上半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募資總額約3800億,同比下降55.8%,差不多攔腰砍一半。

為何2018年的募資環境如此艱難?P2P像多米諾骨牌一般掀起暴雷潮,私募基金備案難,整個投資市場像泄了氣的皮球,沒了信心,開始崇尚「現金為王」。再往裡看,中國沒有形成長線LP市場,目前LP主要由民營企業和個人組成,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對其影響很大。資本市場的大環境就是退出困難,收益率低,幾年前投資的本金都收不回來。

投資機構開始尋求更長線的錢,包括社保基金、養老基金、保險基金等資金入場,可以忍受更長的投資期和退出期。

那些曾在春天裡狂奔的企業,在冬天裡選擇閉門修煉,瑞雪兆豐年,害蟲與泡沫在漫長的寒冬里被冰封。

2018年11月5日至10日,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在上海舉行,科創版的設立和注冊制試點的落地,為寒冬中的中國 科技 企業帶來了一絲春意。

這一年,供給端的結構在悄然生變,2C經濟退潮,2B經濟卻漲潮。看向互聯網巨頭,騰訊、阿里巴巴、網路等公司全面擁抱2B,參與智慧城市、智能製造等。

投資者手裡握著的錢遠離了商業模式創新,去向了硬核 科技 ,這也給創業者指了一條路。

用《神鵰俠侶》里小龍女的一句話來告別這個冬天,再合適不過。「這些雪花落下來,多麼白,多麼好看。過幾天太陽出來,每一片雪花都變得無影無蹤。到得明年冬天,又有許許多多雪花,只不過已不是2018年這些雪花罷了。」

劉強東「致命邂逅」 京東「雪上加霜」

殺傷式

冰魄銀針

李莫愁所使暗器,針身相當漂亮,鏤刻花紋、打造精緻,卻是劇毒無比。面對美女,劉強東未能控制住自己,最終壞了自己的名聲,也傷害了自己的家人和京東。

但是,出軌這件事給劉強東家庭和京東帶來的傷害,卻是實實在在。劉強東的勵志企業家形象以及他與奶茶妹妹的感情生活給京東品牌宣傳和市場營銷帶來不小助力。也許是受到此事影響,首屆進博會、世界人工智慧大會、天津達沃斯論壇上都沒有出現劉強東的身影,「改革開放40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的名單中,劉強東也榜上無名。

劉強東和京東緊密捆綁在一起,一損俱損。京東2017年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劉強東持有京東集團15.5%股權,擁有79.5%的投票權。

劉強東事件給京東帶來的傷害明顯體現在股價上。從8月31日事件發生開始,京東股價一路下跌。8月31日到12月21日,京東股價下跌了32.7%,市值蒸發了16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117億人民幣,損失慘重。

從數字來看,京東的第三季度財報還是亮眼的。但背後隱憂重重:連續9個季度以來,季度營收增幅首次低於30%;活躍用戶數自上市以來首次出現環比下滑,截至2018年9月30日,京東過去12個月的活躍用戶數為3.052億,比上一季度少了860萬。

對於一家平台型企業,用戶流失是致命性打擊。在京東出現活躍用戶流失的同時,新老對手的活躍用戶卻在迅速增加。同期,阿里巴巴的活躍用戶數達6.01億人,較上季新增2500萬人。作為新對手,拼多多雖然2018年也深陷輿論漩渦,但活躍買家數量增長相當快,根據拼多多第三季度財報,其活躍買家數已達3.855億,同比增長144%,新增4200萬。

就用戶規模而言,京東不僅被老對手阿里巴巴遠遠甩在身後,也被新對手拼多多超越。而且,從市值的角度而言,拼多多和京東之間的差距並不大。截至美東時間12月21日,京東的市值在304.98億美元,拼多多在234.08億美元。拼多多正在追趕京東,京東努力在BAT後書寫的「J」逐漸模糊。

互聯網世界的競爭早已不僅僅是公司與公司、平台與平台、生態系統與生態系統之間的競爭,企業領導人的形象也間接影響著公司的發展。

當然,京東依然有被稱道的地方。這兩年,京東在人工智慧和機器人自動化技術讓公眾看到了 科技 企業的影子,其專注智慧物流的X事業部和專注智慧供應鏈的Y事業部也都在幫助京東構築優勢。雖然對技術的持續投入會拉低京東的盈利,但若看看亞馬遜的模式,會發現一家真正技術驅動的世界級互聯網企業的魅力。

網約車安全之殤 解除「性命之憂」才能上岸

殺傷式

七傷拳

七傷拳威力巨大,但是倘由內力未臻化境的人來使用,對自己有極大傷害。要練好七傷拳,內功境界一定要非常高。對於網約車而言也是如此,保障好司乘安全,才能 健康 發展。

如果要問現在誰沒有叫過網約車,恐怕沒有人會舉手;如果要問對網約車有什麼要求,恐怕所有人都會把「安全」列在第一位。

自6年前網約車誕生起,補貼高、方便是它的標簽,但隨之而來的就是網約車的野蠻生長。隨著各種政策的出台,2018年的網約車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瘋狂,進入平穩發展期。如果沒有發生在滴滴平台上的兩起順風車乘客遇害事件,或許2018年的網約車市場可以用「波瀾不驚」來形容。

2018年5月6日凌晨,雲南祥鵬航空公司21歲的空姐李某珠在河南鄭州航空港區搭乘滴滴順風車前往鄭州火車站途中被害。3個月後,類似的事件重演,8月24日,浙江溫州女孩在乘坐滴滴順風車時遇害。

相較而言,遇害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碰上,對受害人及其家庭來說就是毀滅性的打擊。有乘客說,現在離不開網約車了,所以要有適當防備,比如確認車牌號、不和司機有過多交談、行車途中和家人朋友打電話,直到下車,更誇張一點的是隨身攜帶報警器。

這兩起事件不僅對於當事企業滴滴,對於整個網約車市場來說都是一拳重擊。首當其沖,滴滴自然免不了自我嚴查以及接受外部的審查,除了一鍵報警、全程錄音/錄像等各種功能齊上線,架構上也進行了「翻天覆地」的調整,包括升級安全管理體系、設立首席出行安全官一職等。

前車之鑒,後事之師,嘀嗒順風車等平台也對安全方面的規則進行了調整,比如深夜停止接單等;美團打車新增「安全中心」入口;曹操專車增加了一鍵報警裝置;首汽約車上線了類似的安全功能。哪怕是剛剛加入網約車「戰局」的享道出行,其賣點之一就是安全,包括對司機背景的深度調查、雙重CPS檢驗、司乘雙方SOS報警機制等。

出了安全事件後,服務和補貼都是「浮雲」。任何行業都難免經歷陣痛,關鍵在於面臨陣痛如何及時做出調整。

最初的網約車入行要求低,審核把關不嚴格,直接導致安全性問題遭受重大考驗,消費者權益難以保障,早期的快速擴張掩蓋了背後的安全隱患。

不管平台能提供哪些個性化的服務,只要安全不到位,一切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安全,永遠是網約車的生命線,也是網約車市場的競爭點。誰更安全,誰就贏了。

共享單車危機 在敗局中期待重生

殺傷式

嫁衣神功

這種功夫太過猛烈,所以練到後來想要有突破時,需將原先的功力全都散去,再從頭練過。共享單車也是如此,從快速擴展到做好服務,才能真正為用戶解決出行最後一公里難題。

以ofo和摩拜為代表的共享單車行業,曾是資本的寵兒。但是,因為缺乏足夠的「自我造血」能力,再加上前期的無序擴張,ofo和摩拜在2018年都迎來了「至暗時刻」。最終,摩拜單車放棄獨立運營,以27億美元「賣身」美團;堅持獨立發展的ofo,則繼續在死亡邊緣痛苦掙扎。

ofo嚴重缺錢,人盡皆知,現在ofo猶如一頭困獸,艱難求生。2018年第二季度,ofo和摩拜走上了不同的發展之路,摩拜被美團以27億美元收購,而ofo拒絕了滴滴方面的潛在收購要約。

ofo曾經試圖尋求廣告變現,但並沒有堵上資金窟窿。2018年6月,媒體報道稱ofo欠款達15億元。而後,ofo的負面消息密集傳來:總部大規模裁員、高管離職、拖欠數億元欠款被供應商起訴、多地辦公室「人去樓空」。而從11月份開始,押金難退成為各大媒體報道的焦點。無人接盤的ofo成為「燙手山芋」,11月23日,ofo宣布與PPmoney合作,但是遭遇閃電下線。目前來看,如果沒有金主出手,ofo危局難破。

共享單車的出現,解決了用戶出行最後一公里問題。但在「瘋狂燒錢」的1.0時代,在資本的推波助瀾之下,共享單車野蠻生長,卻沒有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企業無法「自我造血」,最終導致危機爆發。

現在,共享單車的「群眾基礎」仍在,根據交通運輸部的統計,全國每天共享單車的使用量仍然在1000萬人次以上。由此可以看出市場需求的巨大,這也有助於整個共享單車行業走進2.0時代,拼服務、重體驗,平穩有序發展。

無人便利店 潰敗離場?

殺傷式

凌波微步

這種步法,踏出一步,都與內力息息相關,決非簡單邁步行走。無人便利店便是如此,站上風口,但如果沒有內力,會造成自絕經脈的危境。

2017年,無人零售撞上了風口,智能貨櫃、無人貨架、無人便利店紛至沓來。

無人的成本並不低,無人便利店要回收落地成本的周期通常在一年以上。2018年,無人便利店很有可能成了那隻飛不動的「豬」。

「我們已做好大規模量產的准備,一年5000家的目標是根據自身運營情況的合理規劃,現在看來還有點保守。」2017年7月,繽果盒子CEO陳子林對外宣布了一年內開設5000個盒子的宏大目標。然而,臨近2018年7月的大限之時,繽果盒子在全國40個城市的門店數量僅為400家左右,高溫暫停運營、涉嫌違建遭城管上門檢查、門店撤退等風波,無不拉扯著繽果盒子加速布點的腳步。

同樣的尷尬情形在其他品牌的無人便利店身上亦有浮現,居然之家推出的第一個無人便利店怡食盒子EATBOX開在了北京世紀金源購物中心,可有媒體報道2018年年初路過時店內空空如也;1月,開業三個多月的猩便利上海天鑰橋路店也被證實關店;無人便利店裡的「黑馬」鄰家便利店2018年8月更是由於背後資金方P2P平台善林金融暴雷,銀行賬戶凍結,一夜之間168家店鋪全部關門。

借著風口起飛,被資本炒得火熱的無人便利店,最終竟然真的落得以「無人」收場。

早在2017年年底,熊貓資本合夥人毛聖博就對集中於無人便利店的「投機迷醉」發出了反對聲「這個風口不對,我們堅決不投。」

以收銀服務為例,根據識別技術不同,無人便利店分為RFID(俗稱電子標簽)和基於視覺分析兩類,後者門檻更高。以RFID的方式取代人工,一個標簽的成本為3~7毛錢,但人工平均完成一件商品的收銀成本僅為7分錢,成本優勢立見高下。況且,VC(風險投資)更偏好市場規模較大且能在短時間內快速爆發、形成規模的創業項目,便利店講究規模效應,只有規模很大才能按照某一個特定路線去做。

無人便利店究竟是真需求還是偽命題,但是免排隊、自助結賬的無人便利店還是直擊了傳統便利店的痛點。對於投資機構來說,時間是他們的敵人,開辟新城市意味著開辟一條完整的、全新的供應鏈生態體系,營收遠遠跟不上,就會出現惡性的負現金流。

「裸奔」的酒店數據,誰來拯救?

殺傷式

玄冥神掌

玄冥是神話中北方的神,給人黑暗、陰冷的感覺,鶴筆翁和鹿杖客的這套掌法也是陰寒之極,留在對身體內的寒毒,非得純陽至剛的九陽神功才能驅除。而信息頻頻遭「竊」也是留在酒店業內的「毒瘤」,要靠什麼才能驅除?

2018年,酒店行業安全丑聞不斷,從華住、洲際、希爾頓,一直到臨近年末時,酒店業「領頭兵」萬豪國際集團在其官網通報的5億用戶信息泄露,預示著整個酒店行業的資料庫安全面臨全面淪陷。

酒店業涉及數據量大,但信息化程度弱,近幾年來,頻頻成為黑客攻擊的重災區。

2015年2月,據漏洞盒子白帽子提交報告顯示,知名連鎖酒店桔子、錦江之星、速八、布丁,高端酒店萬豪、喜達屋、洲際的房客開房信息遭大量泄露,部分連鎖酒店甚至可以實現任意取消訂單以及修改用戶注冊密碼;2015年11月,希爾頓與喜達屋集團宣布他們的支付處理系統遭受不明來歷黑客攻擊;2016年1月,凱越集團的支付卡數據外泄事件波及全球約50個國家的250家酒店;2017年4月,洲際酒店集團超過1000家旗下酒店遭遇支付卡信息泄露……

遺憾的是,2018年,酒店業數據安全危機並未得到遏制。8月28日,華住酒店集團旗下酒店涉及5億用戶信息在「暗網」售賣;12月,萬豪國際集團主動通報一起持續了4年之久的同樣涉及5億用戶數據泄露事件,這起案件至今仍未得到解決。

大多數國內酒店並沒有綳緊信息安全這根弦,國內不少酒店系統維護都交由外包人員完成,而他們往往擁有直接訪問資料庫的許可權,其有意無意的操作都會對數據造成破壞,加上酒店內部安全防禦能力偏低,一旦出現攻擊,很容易導致全面失控。

一位酒店業內人士對此也十分無奈,在他看來,這和酒店業天生對外介面多且業務復雜有關,「國內的酒店業由於業務需要,有大量通往內網的介面,出於安全考量,也對其中重要介面設置身份認證的關卡,但這套安全體系程序繁瑣,對IT體系運作效率造成影響,因此在實際運行中,很難全面鋪開,這也給黑客留下了更多攻擊機會。」在效益與安全之間,國內外酒店業都在面臨拷問。

2018年5月,歐盟正式推行《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簡稱GDPR),GDPR被稱為史上最嚴格的個人數據保護條例,對包括歐盟內部企業、在歐盟開展業務的跨國企業以及為歐盟公民提供業務服務的海外企業,在數據採集、數據保護以及數據應用上都進行了規范。GDPR規定,涉事公司需在72小時內通報數據泄露事件,否則會面臨罰款,最高可罰公司去年全球總營收的4%。萬豪之所以在今年披露這起大規模的用戶數據泄露事件,與這一規定的出台有關,如果按照萬豪去年總營收170多億美元計算,萬豪則將面臨高達6.8億美元的巨額罰款。

2018年是歐盟《通用數據保護條例》正式施行的第一年,強壓之下,能否對酒店業為首的互聯網數據安全保護危機帶來轉機?但願如此!

作者:郝俊慧、吳雨欣、孫妍、潘少穎、李丹琦、李蘊坤、章蔚瑋

圖片:圖蟲、網路

⑩ 比特幣跌破8000美元,當初的比特幣有多瘋狂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幣達到歷史最高價19850美元,導致人們紛紛投資比特幣。

2017年1月22日晚間,火幣網、比特幣中國與OKCoin幣行相繼在各自官網發布公告稱,為進一步抑制投機,防止價格劇烈波動,各平台將於2017年1月24日中午12:00起開始收取交易服務費,服務費按成交金額的0.2%固定費率收取,且主動成交和被動成交費率一致。

5月5日,OKCoin幣行網的最新數據顯示,比特幣的價格剛剛再度刷新歷史,截止發稿前最高觸及9222元人民幣高位。1月24日中午12:00起,中國三大比特幣平台正式開始收取交易費。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發公告稱中國禁止虛擬貨幣交易。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幣達到歷史最高價19850美元。

買賣也在這個網路上延伸,運轉這個軟體的電腦爭相破解不可逆暗碼難題,這些難題包含好幾個買賣數據。第一個處理難題的「礦工」會得到50比特幣獎賞,相關買賣區域加入鏈條。

跟著「礦工」數量的添加,每個迷題的艱難程度也隨之進步,這使每個買賣區的比特幣生產率保持約在10分鍾一枚。

熱點內容
為什麼區塊鏈數字貨幣起伏大 發布:2024-02-24 22:22:58 瀏覽:367
能用太陽能供電挖礦嗎 發布:2024-02-24 21:18:34 瀏覽:553
中國區塊鏈交易研究中心主任 發布:2024-02-24 21:18:32 瀏覽:297
區塊鏈交易記錄到區塊的過程 發布:2024-02-24 20:16:49 瀏覽:148
食品安全區塊鏈是什麼意思 發布:2024-02-24 20:07:45 瀏覽:9
被騙了以太坊怎麼辦 發布:2024-02-24 19:56:53 瀏覽:344
騰訊區塊鏈黃金資產 發布:2024-02-24 19:55:53 瀏覽:750
對區塊鏈網的問答卷 發布:2024-02-24 19:16:48 瀏覽:650
unetwork區塊鏈 發布:2024-02-24 17:38:59 瀏覽:885
幣圈九神新手入門教學視頻 發布:2024-02-24 17:34:49 瀏覽: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