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幣圈知識 » 深圳幣圈高手

深圳幣圈高手

發布時間: 2022-11-20 16:19:08

『壹』 幣圈大寶是誰

幣圈大佬,圈裡人稱「寶二爺」,寶二爺原名郭宏才。
寶二爺原名郭宏才,幣圈大佬,圈裡人稱「寶二爺」,是個光頭胖子,和地道的黑社會只差一 條大金鏈子的距離。
如果不是認識了金洋洋,郭宏才應該是個賣優質牛肉的好木匠。2013 年初,金洋洋每天泡在車庫咖啡聽人鼓吹 比特幣,自己就買了些。後來遇到年底的暴漲,關注比特幣的人越來越多。郭宏才跟著發現「這玩意真能賺錢啊」,於是 在 2014 年,他在內蒙古建立了比特幣礦場。後來,他和金洋洋結婚了。再後來,郭宏才財務自由了。 隨著比特幣越挖越少,挖礦的成本越來越高。郭宏才退出了挖礦界,專心搞起了加密幣投資。他曾放出豪言說如果有生之年比特幣價格漲不 到 100 萬美元的話,他會直播吃器官。 這么高調的言論,無非是想給自己站台的 1CO項目加油助威。

『貳』 幣圈年輕人現狀:炒幣揮金如土,生活縫縫補補


幣圈一天,人間十年。


當炒幣客在幣圈待了三四年,如約成為老韭菜,會不會對這個圈子沉澱出自己的視角?


5.19幣圈地震,有人日虧百萬,又為何心中毫無波瀾?


馬斯克喊單、各部門監管、新韭菜亂入...2021又是幣圈黑天鵝頻飛的一年,對年輕人來講,這是一個可以把豬吹上天的風口嗎?亦或是一個連光也逃不脫的黑洞?時間給了不同的人不同答案。


這次我們請了幾位炒幣客,聊了聊自己的炒幣經歷。我們也要先提醒想入場的朋友,如果這是個新事物,請對它保持敬畏,也保持懷疑。


以下是受訪者的口述——



編輯: 九歌

監制: 景歲




玩幣收益近千萬,吃10多塊的面都嫌貴

——大魚 成都 27歲 最高浮盈1000w


區塊鏈的技術是螺旋式上升的,數字貨幣僅僅是它的一種表現形式,我們的信仰是區塊鏈。


我是2019年進的場,我老公比我早兩年,他算是這個圈子裡的KOL(關鍵意見領袖),喜歡分析幣圈的技術面,也懂一些金融知識,不算是完全的投機者。


我們本金加起來3萬塊左右,從2017到現在,最高收益到過千萬,但是炒幣客的狀態很相似:幣圈揮金如土,平常縫縫補補。 我們連外面10來塊的面條都覺得貴,平常的 娛樂 也就是外出看看電影, 到了生活層面的消費,對標的可就是自己的工資了。


幣圈開始有不少屌絲,都是生活上不太如意的人。我們2017年在深圳工作,一線城市的房價真遙不可攀,憑工資想都不要想。當時我老公初進幣圈正趕牛市,3萬本金很快翻到200多萬。但是幣圈一天,人間十年,很快又跌到幾十萬,這幾年做了10多趟過山車,起起伏伏大起大落,5.19那天我們利潤回吐了大概200萬,這樣的經歷算是習以為常了, 幣圈掙的錢,像大風刮來的,會刮來也就意味著會颳走。


房產證丨受訪者供圖


2019年我們回成都買了第一套房,當時還沒在幣圈套過現,首套房的錢就是東拼西湊,當時我們的心態就是什麼也不想,便宜就行。後來套了300萬左右,又在成都買了一套公寓和一套住宅,這時候就比較關注房子的品質和小區環境。 在大部分同齡人還在為首付發愁的時候,我們不到30歲在二線就有了這些資產,生活上會很從容,這個裡面,有很大運氣的成分。


收益圖丨受訪者供圖


開始在幣圈我們處於一個囤幣的階段,自己在平台小程序上挖礦,牛市挖礦非常暴利,幾萬本金一兩天就可以收回來。後來一些大佬帶著幾億幾十億的巨款入場挖礦,基本把礦挖塌了,形成了一種壟斷。幣圈這幾年其實發展的很快,華爾街幾十年沉澱出的金融玩法幾個月就在幣圈落地,加上國家層面的監管,這個圈子在朝著良性發展,規則建立了,投機者就可能變少。


金融市場是人性的修羅場。不少玩家尤其是新入局的嫩韭菜,手裡的幣漲了就認定這是經濟領域的革命,跌了,幣圈就成了龐氏騙局。 我們每天生活的狀態就是工作、下班炒幣、研究玩幣的策略套路、讀項目書,我可能掙一個億也不會離場,它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願意和區塊鏈的技術一起成長。當然,我們也不辭職,工作才是比較穩定的收入來源。


想入場的新人千萬不要借錢炒幣,更不能梭哈,最好先虧點錢,心態和技術都需要沉澱,這個圈子裡有不少投機行為,但不要成為一個投機者。 如果這是一場賭局,賭到最後都是人心。




帶我進圈的大哥,

在熊市的時候找了算命先生問漲跌

——左左 北京 30歲 最高浮盈50w


幣圈是把人性放大了很多倍的修羅場 ,24*365不停歇地在路上狂奔,只要賭場還在開門,就一定有賭徒參與進來,狂歡永不眠。


2017年,在一場酒局上,濤哥跟我們談論一種叫數字貨幣的東西,當時這還是一個新概念,現在大家聽到這個詞可能見怪不怪,但在4、5年前聽說這么個詞,還有人告訴你它可以漲幾倍,毫無疑問,你會覺得這是個騙局。


時間不長,當年的9月4號,是幣圈的一個標志性事件,七部委聯合打擊區塊鏈泡沫,幣災從天而降,炒幣客被連根拔起。 但過後不久,數字貨幣就開啟了新一輪的蒙眼狂奔。 到12月份,濤哥已經積累了千萬收益,瀟灑地離開傳統互聯網,轉身去了一家區塊鏈公司。這時候我就想好好研究一下數字貨幣,最終我認為,這大概率就是個擊鼓傳花的鬱金香騙局,可能是本世紀最大的經濟泡沫,但即便泡沫破裂,也足以在世界金融史上留下傳奇的一筆。


對話丨受訪者供圖


作為 科技 公司的年輕人,我決定要做一把時代的弄潮兒,於是就投了5萬,成為了幣圈切身的體驗者。


最近狗狗幣比較火了,經常在熱搜上徘徊,其實4年前就已經有了,當時我還研究了它的白皮書和背景,和狗狗幣的創始人一樣,我覺得這個東西就是在 搞笑 。 那時候狗狗幣一枚價格貌似就一兩分錢,很多人不是買的,是挖礦的時候平台送的。 最近doge瘋漲,當年的很多人才記起來自己還持有,不少人都忘了錢包密碼。


幣圈還是很有意思的,當時我買了一款公鏈的幣,最高收益翻了10倍,但我們就覺得要看到1000倍,天空才是極限。幣圈不像股市,可以分析一隻股票的PB、PE值,從而推導出股價的合理區間。 炒幣是基於共識,就像當有1000個人說玫瑰象徵愛情,那玫瑰就真的和愛情產生了聯系,共識是什麼?有時候就是空氣。


在熊市的時候,共識破裂,我的50萬收益最低連1萬都不到。


濤哥遇熊市,我們去柬埔寨騎摩托散心丨受訪者供圖


最近興起了新一輪炒幣風潮, 我們公司有個炒幣群,我眼睜睜地看著它幾天內從300人變成了兩千人。 裡面很多技術大佬,也有很多年輕人,不少新人來了就開合約,幻想暴富,結果被多空雙爆,他們又嚷嚷著要把炒幣群改名為「虛擬貨幣維權群」,給出各種奇奇怪怪的維權點。在我看來,這是一群心態不成熟的投機者、渴望不勞而獲的賭徒,對他們來講,幣圈可能是一個黑洞。


幣圈真是存在人生百態。當時引我入圈的濤哥,牛市的時候感覺飛黃騰達,階層跨越,做各種投資,周遊全世界。熊市的時候就很低落,大規模盈利消失,甚至去找了算命先生,問人家幣圈會朝什麼方向發展;有的人追漲殺跌不知適可而止,賠進家財也不收手;也有人幾句喊單就能引起幣圈大震。


這是一個各種毒蛇猛獸出沒的叢林,心態不好的人成不了萬獸之王。




我想和新來的炒幣客聊一聊

——何文 深圳 26歲 最高浮盈百萬


馬斯克屬於一個亂入者,幣圈這一輪牛市和去年的新冠疫情關聯太大。


剛入圈的時候我是個投機者。2017年12月,比特幣單價超過2萬美金,當時真被這個價格吸引了,不過真正炒幣是從18年3月開始的。當時充了大概5萬塊左右,最初玩的時候也沒碰過比特幣,對小散戶來講,它的價格太高了,而且漲跌幅比較穩定,一天漲10個點,在幣圈不會滿足的,買的主要還是以山寨幣為主。


18年下半年遇到了大熊市,當時手裡的三款山寨幣全部腰斬,有的跌掉了百分之九十,最慘的時候,5萬本金只剩4000塊錢。後來在區塊鏈媒體公司工作,和一些同事聊了聊,才慢慢懂了一些操作。到今年最高浮盈百萬左右,5.19幣圈被血洗的時候,我一天浮虧了20萬,其實還挺難受的。


18年第一次看到btc漲10個點丨受訪者供圖


炒幣是個心神不寧的生意,幣圈波動性太大,會忍不住隔一會就看一眼平台。 要盯價格盯k線,研究是不是做的方向反了,會不會虧損,要不要止損止盈。可能睡覺的時候一個波動,單子就爆倉了。


以前我開單的時候,基本上晚上會醒兩三次,3點醒一次,5點又醒一次,這是不需要鬧鍾的,是生理的應激反應。 這幾年,就覺得頭發白了不少,也掉了許多。


炒幣客自我調侃丨圖源網路


去年疫情,不少國家放水,大家為了抵抗通脹,不少人進了幣圈,加上馬斯克的喊單,和各種莊家的輿論博弈,市場情緒顯得很浮躁。 作為一個老韭菜,還是想對打算入場的人聊點看法——


投資是掙的認知和認識邊緣的錢。 如果你剛剛進場就翻了許多倍,千萬不要覺得那就是你的能力了,你可能就是運氣好。你不去了解這個行業,不去總結歸納這個行業的規則,不提升自己的認知水平,到手的錢一定會虧出去。就像我18年的時候,總體還是虧得挺慘的。


同時也希望每一個炒幣客都能坦然地經歷一次牛熊。 熊市來了也不要恐慌,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買入時機,大部分的投資本身就是掙高買低賣的差價,事非經過不知難,切身走了這一個流程,你才能明白其中的一些規則。


最重要的一點,千萬別碰什麼資金盤、傳銷幣,這個東西太害人,隨時都能跑路的平台才是最大的風險環,一定要走正規的渠道。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使用化名)




-THE END-


『叄』 幣圈趙東是誰

趙東曾是熱門天氣應用「墨跡天氣」的聯合創始人。
離開墨跡天氣後趙東進軍幣圈,結識了寶二爺、李笑來等一眾幣圈知名人物。在幣圈混跡多年的趙東干過礦場,賺過錢也虧過錢,最終創辦人人比特,涉足場外交易。

『肆』 幣圈中的獨行者——丁洋

摘要:韌性是持續下去的砝碼。

「我之所以堅定地立足於數字貨幣行業,是因為它是一個全新的增量市場。」這是他經常講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他是丁洋,有很多身份,onetop評級合夥人,可信樹基金創始人,區塊鏈早期投資人。

01.初入幣圈

幾年前,他還是一個在股票幻海中沖浪的一員,也曾歷經了A股的高光時刻,當然高光之後股市成為了一片殘酷得血海。可能他天生對金融敏感,急流勇退避開了股市的血洗收割,望著身邊不少朋友被股市套牢或是輸得傾家盪產,除了心有餘悸外,他還在反思著:以後的路當如何走?

2017年3月,一次偶然的機會,他進入了區塊鏈行業,「哈希加密」、「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性圍繞著區塊鏈這門技術,但他更關注著是「去中心化」,如果金融與「去中心化」碰撞在一起,那麼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呢?

一個公開、公正、透明的金融體系。

想到這里,他覺得區塊鏈是未來的趨勢,也是顛覆傳統行業的一次革新,便踏上了區塊鏈的「征程」。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當他踏入區塊鏈這個行業,他才知道這個行業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光鮮亮麗,由於行業亂象環生,不少項目魚目混珠,攪渾了這片澄清的藍海,但凡與區塊鏈相關的項目均與傳銷「沾親帶故」,風評極差。身邊的人紛紛勸他退出幣圈,他報以微笑,眼神充滿著堅定,依舊選擇固守,也許因為信仰,也許因為不甘心。

02.幣圈往事

2017年9月4日,這註定是一個不尋常的一天,一場「暴風雨」正以萬鈞之勢向區塊鏈行業襲來。「九四」政策既出,ICO被叫停,項目開始退幣,火幣、OK 和比特幣中國相繼宣布停止交易業務。那時他感受到行業真正的黑暗,比特幣和以太坊價格出現暴跌。他心中有了一絲動搖:這條路是不是選錯了?

沒多久,比特幣和以太坊卻轉而開始了馬不停蹄的瘋漲,頻頻破新高,終於在12月漲到至高點:分別在兩萬美元與1400美元。

狂歡的背後,有人在哭泣。有人在這場變革中完成了階層的跳躍,也有人在這次狂歡中損失慘重,但更多的人只是充當旁觀者的角色,如今想來,懊悔不已!

2017的9月4日,是幣圈的黑暗,然而對於丁洋來說,六個月後才是他進入行業的低谷。

潮起潮落,盛衰交替,自是天道,亦是常理。

03.百折不撓

2018年3月,才是他入行中最灰暗的時刻,幣圈下的熊市,沒有多少人能夠全身而退,他的投資似如覆水難收,第一桶金也在那段時間盡數吐回。那時的他,毅然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從投資轉去做區塊鏈服務創業。

他成為了onetop評級合夥人,因為這個行業太亂了,亂得讓人分不清哪個是好項目,哪個是壞項目。這個行業是需要一個權威中立的媒體機構去評判,就像法官一樣去審批著正義與邪惡。

2018年,9月4日,又是一次「9,4」,先前的「風聲鶴唳」在幣圈媒體得到了應驗,不少頭部媒體相繼封號,幣圈又提前進入了寒冬,區塊鏈服務行業並不好做,一如當年的互聯網。

對於他來說,區塊鏈行業是一艘滿是金礦的開往外太空的飛船!

這是丁洋對於區塊鏈的信心。2019年,他成立可信樹,其初衷是希望用專業的團隊為身邊擁有大量區塊鏈資產的人去做專業化的資產管理,讓他們在牛市賺得更多,熊市虧得更少。

此時的他距離第一次接觸數字貨幣已經過去3年。對於「幣圈一天,人間十年」的這個行業來說,他已經算是老人了。

商場如戰場,更何況是在瞬息萬變的幣圈,稍不留意便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對於投資,他有著自己獨特的見解:投資行業向來是一個充滿風險的行業,每個人都像是蹣跚學步的小孩,大步流星的走註定是要吃虧的。有時,走的慢,走得穩,反而成了快。

憑借著多年的投資經驗,他自製了11期數字貨幣分析投資直播課程,從投資的基礎理論,到K線入門,再到高勝率的MACD交易系統,完美將系統的交易理論與交易實際操作經驗進行投機融合,課程一經上線,好評如潮。

區塊鏈技術應用的光明前景及自身在行業的積累,促使著他繼續前行。

04.邂逅合約

歷經了行業的風霜雨雪,看慣了幣圈的大起大落。他選擇了差價合約的賽道,因緣際會之下,他與ASPMEX菠蘿合約結緣。當然這是後話,暫且不表。

眾所周知,現貨行情低迷,多空雙向收益高的合約戰場成為了不少玩家的聖地,他也未能免俗。當然,收益高的合約往往也伴隨著高風險,盡管如此依舊阻擋不住人性的貪婪,「惠軼期貨合約爆倉」的結局令人唏噓。

如果說,憑運氣/實力輸掉了合約那是再正常不過了。可是,不少平台屢次出現插針、拔網線、宕機等致使用戶爆倉,這就是作惡!

因為他本人從事多年量化基金,自然而然對滑點和深度比較敏感,所以對平台這些行為嗤之以鼻,甚至一度曾拒絕玩合約。直到ASPMEX菠蘿合約的出現,以正向差價合約的打法沖擊著這個行業,正如一位武林新秀向火幣、BitMEX、OKEX、幣安發起新的挑戰。他重新踏上了合約的征程,甚至戰績不俗。

2020年3月12日,幣圈再一次迎來了「大行情」,一場史無前例的黑天鵝事件血洗了整個加密資產市場。比特幣幣價單日減半,市值蒸發千億美金。他身邊不少玩合約的用戶紛紛爆倉,損失一片慘重,原本想做空合約的用戶卻因為一些平台問題無法做空,錯過了一次財富增值的機會。

然而,他在ASPMEX菠蘿合約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他聲稱道:「因為ASPMEX菠蘿合約的正向差價合約自帶「無滑點、無限深度」的天然屬性,使得他的合約交易平穩如常,極速平倉。當然這也歸功於其強大的交易平台,即便遭遇著極端行情,交易依舊流暢無阻,並沒有像其他交易所出現宕機、插針、拔網線的問題。」

鏖戰極端行情,是對ASPMEX菠蘿合約一次考驗,也是他本人對ASPMEX菠蘿合約這個平台一次考核,他認為它已經交了一份很完美的答卷。更令他欣喜的是,在這次極端行情中,他和另外兩個好友在菠蘿合約頻繁短線交易獲得了大量的利潤。並且,他還說道,身邊有朋友一個早晨的利潤率超過100倍,收益之高都讓他有點眼紅。

顯然而然,這在正常的交割合約中幾乎不可能做得到。

言及ASPMEX菠蘿合約,他似乎在合約行業中看到了一絲希望。他這樣說道:「一般而言,玩合約的人要麼浸淫這個行業已久,或者是從事傳統金融等相關行業,也就說玩合約的門檻很高,學習成本也不低。所以這對很多小白極為不友好。然而,在這個平台中卻推出一鍵跟單,打破了傳統合約的桎梏,極大降低了用戶的門檻。」當然,對於他本人而言,更多憑借自己對行情的把握,進行做多做空合約策略。

最後,他看了一下手機上的合約收益,會心一笑:看著數字金融與區塊鏈融合愈發成熟,也期待真正有價值的商業級公鏈能夠不斷落地,為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帶來新的增長點。

『伍』 90後「幣圈大佬」孫宇晨到底是什麼來頭

『陸』 虛擬貨幣圈幾位大神天才,V神、BM、孫宇晨,哪個更勝一籌呢

說到虛擬貨幣圈的大神,首推的當屬比特幣的創始人中本聰了。

但這位高人神龍見首不見尾,自從2008年10月31日發表了一篇題為《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的論文後,便消失於人們的視野當中了,江湖上也只留下他的傳說。

中本聰是如何做到在人肉搜索那麼強大的互聯網上隱藏自己的身份的?

有人說中本聰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幕後組織,也有人說中本聰已經死了,還有一些人站出來承認自己就是中本聰,但卻得不到人們的認可。這個虛擬貨幣圈「創世紀」的人物可能只存在於人們的傳說中了。

以太坊創始人V神。

1994年,一個小男孩出生於俄羅斯,父母給他起名Vitalik Buterin。受程序員父親的影響和熏陶,V神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計算機編程。

2011年,V神從他父親那裡了解到比特幣。在論壇上認識一些人之後,他被邀請為一個比特幣博客寫文章,當時,他寫一篇文章可以得到 5 個比特幣(價值 3.5 美元)。可惜的是,由於當時只有很少的人關注比特幣,這個博客網站很快關停了。

2013 年,V神周遊全球,他曾有一段時間待在中國,他的中文也很好,常和中國網友在論壇上用中文交流。

2013年19歲的布特林進入加拿大滑鐵盧大學。能用這樣的名字命名,可見這個大學也絕非泛泛之輩。這所大學在加拿大排名第三,並且是北美最優秀的學校之一。可惜V神只在區塊鏈,入學8個月後,就走上了很多大佬的老路:輟學了。

2014年1月23日,20歲的小V神在比特幣雜志上發表了《以太坊:一個下一代加密貨幣和去中心化應用平台》一文,首次公開提出以太坊技術相關概念。

以太坊已經不是一個單一的貨幣了,而是一個全新的區塊鏈平台,允許任何人在平台中建立和使用通過區塊鏈技術運行的去中心化應用,且不局限於數字貨幣交易。

如果說中本聰和比特幣掀開了21世紀區塊鏈革命的大幕,那麼V神則接過了中本聰手中的火炬,與以太坊一起開啟了區塊鏈2.0時代,給革命畫卷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EOS(柚子幣)創始人BM

BM原名Daniel larimer,幣圈一般都叫他BM。BM誕生於美國的工程師家庭,從小在他老爸的指導下在Mac上進行編程。

BM在09年比特幣出現之前,就已經開始研究開發一種數字貨幣了,而就在BM研發數字貨幣的時候,比特幣橫空出世。但是發現比特幣存在可測量性的問題 很難支持小型支付,於是他就和中本聰在論壇里互懟起來。

2010年7月,BM覺得比特幣10分鍾一次的交易確認時間太長,使用起來很不方便,於是就在當時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社區里發了一個帖子公開指出這一問題,提出改進共識機制。

沒想到引來了中本聰本尊的回應:「If you don』t believe me or don』t get it, I don』t have time to try to convince you, sorry.」(如果你不信或者不理解,我也沒時間去說服你,抱歉。)

後來這句話成為了幣圈的金句,翻譯成中文就是:愛玩玩,不玩滾。

之後BM自己就開發出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BTS(BitShares),同時創造出了DPOS(授權股權證明)共識機制,不同於比特幣的POW(工作量證明)。

然後BM又開發了STEEM和之後的EOS,BM也成為了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個連續成功開發了三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系統,並且都曾進入世界前50的人。

波場幣創始人孫宇晨(Justin)

把孫宇晨放入這個名單中,大家是不是覺得:這不是在開玩笑吧。誠然孫總在技術上無法企及上面幾位的高度,但要說起營銷的話,估計幣圈沒幾個人能比得上孫總。

2015年,馬雲創立湖畔大學,孫宇晨作為區塊鏈行業代表,成為湖畔大學的首期學員。自那以後,他就自稱是馬雲最年輕門徒。

2017年,ICO站在了風口上。作為區塊鏈的早期參與者,孫宇晨肯定不能錯過。

7月, 孫宇晨 發布區塊鏈項目—— 波場,拉上這些年認識的大佬,包括比特大陸吳忌寒、OFO戴威、、薛蠻子等。8月21日,波場直接在幣安平台開啟認籌,5億個波場幣在53秒內以0.01元的價格出售完畢。其實也才500萬而已,有這么多資本給背書,自己隨便搶一下不就完了嗎。

之後趕上了94事件, 要求相關項目進行清退,幣圈陷入恐慌,ICO瞬間冷卻下來。孫宇晨苦思之後,想到了一個營銷方法:因為波場最開始對標的就是以太坊,碰瓷以太坊的創始人V神怎麼看都合情合理。

之後,V神的推特下水軍出沒,常常出現踩以太坊誇波場的言論。V神跑去看看波場,白皮書抄的,代碼抄的,啥也沒有的空氣啊。這下徹底怒了,回懟道: 「如果以太坊被波場取代的話,那麼人們將失去希望!」

孫宇晨一看V神下水了,營銷已經成功。頗為「紳士」的回應: 「如果波場取代以太坊,我將為以太坊樹碑立傳。」

2017年12月,孫宇晨發動豪車攻勢,交易排名前列者送瑪莎拉蒂、賓士等禮品。一波波騷操作下來,2018年1月,波場達到 歷史 最高點1.3元,相比發行價暴漲了130倍,流通市值近22億美元。一時間,孫宇晨豪言壯語, 「馬雲做到了1000億用了十年,但我只用了四個月。」

2019年6月,孫宇晨花了3000萬拍到巴菲特午餐,萬眾期待,不是好奇他多有錢,而是想看巴菲特怎麼懟他。因為巴菲特之前說過,虛擬貨幣基本上就是一種幻想。

按照原計劃,7月25日,孫宇晨會和巴菲特在舊金山共進午餐。誰也沒想到午餐前夕,孫宇晨卻突然宣布不去了。理由是:突發腎結石。

這波操作估計連巴菲特老爺子都要感慨:活久見啊。

拍下午餐吸引一波眼球,放鴿子再引發一波爭議,最後吃飯再營銷一波,「一餐三用」的操作你感覺水平如何?在2020年1月,孫宇晨也是「圓夢」巴菲特,和他共進了午餐。

至於其它的方法,比如:

羅永浩創業失敗,他慷慨地說「高薪聘請」,為他捐排憂解難;

ofo深陷押金退還危機,他站出來說「要幫朋友戴威給1萬個ofo用戶退押金」;

見義勇為反被拘捕,他又站出來宣布「為被冤枉的趙宇先生提供總計1000萬元的支持計劃」;

還有和王思聰互懟、和王小川互撕等故事就不勝枚舉了。

看完了上面的介紹,如果說孫宇晨是個營銷天才,你還會質疑嗎?

『柒』 幣圈90後挖礦四年:輕松年入百萬,卻也一念之間錯失蘭博基尼

春天來了,四川的雪山開始消融,山谷里的河水豐盈起來。在這個全國水電資源最豐富的省份,上千個水電站正在蓄水。而水電站的運營中心成都,一個特殊的群體也在厲兵秣馬:忙著對接各路「礦工」。

這里說的礦工,是逐電而居的虛擬貨幣淘金客。

2009年,一個叫中本聰的神秘人打開了虛擬貨幣的潘多拉魔盒,從區塊鏈上生成的比特幣成了新的數字金礦,引發全球范圍的挖礦熱潮。這種由無序的數字組成的虛擬貨幣,從誕生之初的0.0076美金一枚,增長到11年後的6萬美金,增幅約800萬倍。

資本愈發狂熱。2月以來, 科技 狂人馬斯克豪擲15億美金投資比特幣,美圖蔡文勝數千萬美元入局,甚至與 科技 完全不搭界的信陽毛尖也加入這一戰場。

比特幣價格上漲,助推了挖幣礦工的利潤空間。在挖幣的諸多成本中,能否獲得電力至關重要,而這,正是四川的優勢所在。

源小六,成都一家知名水電投資公司的礦場運營負責人,最近密集接觸了來自北京、深圳的多路資本代表。這些資本正在考量落地礦場,准備加入挖礦大軍。此外,還有因為內蒙古關停挖幣礦場而輾轉到四川的季節性礦工。他們來到成都,為了尋找最低電價而來。

成都不僅遙控著大量水電站,這里也有中國最早一批比特幣玩家,還有以礦場運營為主業、80後富豪王明鎏的毛球 科技 。各路挖幣人馬匯聚,成都也因此成為幣圈聖地、幣圈「礦都」。

比特幣牛市,除了讓比一些特幣投資者賺翻,四川的水電企業跟著分了一杯羹。在運營礦場的四年裡,源小六也從普通的水電公司技術員,蛻變為年入百萬的幣圈資深玩家。他沒想到,自己居然用河流動力學、水輪機設計規范等水電知識,參與到數字金融的創富浪潮里。

現在,比特礦機市場一機難求,晶元、顯卡不僅是挖礦工具,更是熱門理財產品。好在,這幾年的摸爬滾打讓源小六積累了不少人脈資源,他已成功訂購到阿瓦隆礦機——還是5月才能抵達的期貨。

到時,水輪機開動,在100多分貝的轟鳴聲中,那些吞咽著滾滾電流的礦機,將融入更多礦場編織成的巨大礦池,向數字區塊發起算力沖鋒。

源小六是一名90後,曾在四川省內一所大學學習水利水電專業,2015年畢業後進入成都一家水電投資公司工作。那時,比特幣只是他瀏覽網頁時匆匆瞥過的陌生詞彙。

實際上,當時的成都,已經有比特幣的活躍江湖。2009年1月,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在芬蘭赫爾辛基一個小型伺服器上「挖」出比特幣的第一個區塊,並獲得50個比特幣。半年後,距離赫爾辛基萬里之遙的中國成都,只有21歲的龍禹江就投身到挖礦行列,成為中國最早的一批比特幣玩家。他的創富故事激勵了成都最早一波挖礦熱潮。

所謂挖礦,通俗來講就是所有人一起計算一道題目,誰計算得又快又准,誰就獲得記賬權,繼而獲得比特幣獎勵。為了讓計算更專業,挖礦設備從家用電腦一步步進化到ASIC礦機。要挖幣,需要眾多礦機組成集團軍,才能在算力大賽中有所斬獲。為了大量礦機運轉,電力的消耗是恐怖的。

電力,一度扼住了礦工們的脖子。一些挖幣礦工為了挖比特幣,將居民樓挖斷電。甚至還有人為了挖礦,冒險偷電。

源小六和他供職公司也沒留意,嘩嘩運轉的水輪機和聽上去高 科技 的區塊鏈之間能有什麼瓜葛。直到2016年前後,有挖礦公司通過各種關系找到他們,希望利用他們在四川甘孜的一處水電站的冗餘電力挖礦。

到水電站挖比特幣?在市場化並不充分的電力行業,這無疑是個略顯大膽的舉動。

當時公司領導層年齡偏大,對這種用電方式感到不解,但他們也知道,四川有大大小小上千家水電站,每家都想通過國家電網賣到千家萬戶。但每年的5-10月豐水期,大量水電站的發的電,多到國家電網接收不了,電站不得不開閘棄水。

與其白白棄電,不如將電賣給礦工。公司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投資建設了與水電站連接在一起的第一個礦場,接納了第一波礦工。

投資礦場,主要投資項目是機房、辦公用房、製冷排風系統、變壓器等設施,給挖礦提供基礎設施服務。以5萬千瓦時的用電負荷(即每小時用電5萬度)計算,礦場需要上馬幾十台變壓器,每個變壓器要20萬上下。這筆投資乍一看不是小數。

但實際上,在當時幣價持續上漲的前提下,最快兩個月,數百萬的投資就能大體回本。以5萬千瓦時的用電負荷為例,每天耗電量可高達120萬度,每個月就是3600萬度。以電價3毛計算,電廠每月毛收入就過百萬。

以主流礦機挖礦效率來說,2015年,挖一個比特幣需要2000度電,2018年暴漲到3萬度,而最近幣價大漲,礦工瘋狂湧入,幣圈內卷嚴重,挖一枚比特幣的耗電量更是天文數字。

劍橋大學研究人員日前公布比特幣耗電指數時稱,如果把比特幣視為一個國家,它的耗電量位列全球耗電量最大的前30國之列,超過阿根廷、荷蘭等國等全年用電量。為了節省用電成本,大批礦工開著大卡車拉著礦機湧向四川,越來越多的水電站向他們敞開了懷抱。

深圳降低了比特礦機的製造成本,四川降低了比特挖幣成本,這讓中國占據了比特幣算力的70%,四川又占據了中國算力的70%。當年一個主流礦機廠家只在全球設立了兩個維修站點,其中之一就在水電資源豐富的四川康定。

當越來越多的水電站加入到爭奪礦工的行列,礦場電價也越來越低。

「2017年3毛5,2018年3毛,2019年2毛4,2020年就兩毛出頭了。」源小六說,以他所在的水電站託管礦場為例,以往要求礦工交1個月的用電押金,現在只用交半個月押金就可以進場了。

最近,內蒙古向挖幣礦場下達了逐客令,虛擬貨幣流水線上的礦工們不得不拉著礦機輾轉到了四川,通過各路關系尋求落地。

四川對挖礦,也從最初的的模稜兩可甚至變相反對,轉向鼓勵。2019年8月,四川省政府公布《四川省水電消納產業示範區建設實施方案》。去年,在四川官方公布首批「水電消納示範企業」名單中,赫然出現了多個礦場。這意味著四川從官方層面正式認可了水電站與挖礦公司的合作模式。

因為挖礦難度的不斷增加,挖礦企業對電價的每一分錢漲跌都異常敏感。現在,很多礦工為了尋找更低價的礦場,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資源。「俄羅斯的水電、哈薩克的火電,還有中非地區的水電,甚至美國的電廠,都被納入了礦工們的視野。」源小六說,有些地方的電價能低至一毛五。

「四川的優勢依然存在。這里或許不是世界上最便宜的電,但是一個運營穩定的礦場不只是需要低價電,還需要靠譜的運營。」源小六說,在礦工爭奪中,優質和標准化的服務也是重要一環。

進入幣圈久了,源小六已不滿足於幫別人託管。「我們就有電力資源,也可以自己挖礦。」2019年,他買了一小批螞蟻S9等機型,和別人一起託管在礦場。

只有自己挖礦時,才會體會到挖礦也並非毫無風險。第一個風險是病毒。比如螞蟻的S9機型曾頻頻被病毒攻擊。

「有人就找上門來說,他們可以提供免費的殺毒軟體。為了保證機器運轉,只好用了。」源小六說,結果發現,只要下載了他們的殺毒程序,病毒是清理了,但計算機的算力卻被切走了5-10%。「只要開著機,就給殺毒公司挖著礦。」源小六無奈地搖頭。

其次,礦場遠離城市,對運營人員的生活也是一大考驗。100多分貝的噪音時刻灌滿礦場,24小時運轉的大功率礦機散發著滾滾熱浪。為了降溫,每組貨架要用一個1500瓦的大功率風扇排風。因為機房內空氣流通速度很快,工作人員還不容易出汗,實際體感更加難受。為了留住員工,經常要把月工資開到萬元。

今年的比特幣復制了2017年的大牛行情,礦機價格也被重新評估。加之疫情等因素導致的一連串 科技 硬體供應問題,加重了礦機的供應短缺局面。

「一些90後去粉基金經理,其實,顯卡可能是去年最好的金融產品,不僅能讓你 游戲 玩得爽,玩完一賣,還能成倍升值。」源小六笑著說。

去年豐水期結束後,比特幣價格站上了一萬美金大關。源小六說,他投資挖礦各方面成本超過了40萬,而挖礦停止後算了算帳,光斷斷續續賣比特幣、以太坊和萊特幣的收益,就收回成本,還凈賺接近50萬。

當時他的妻子創業需要資金,而他自己對比特幣短期大頂給出的判斷不過是10萬人民幣一枚。於是,多方考量之下,便將包含老「機皇」S9在內的2000台礦機以一台約90元的廢鐵價格賣掉,又回款18萬。

沒有想到,虛擬貨幣市場仍在發燒。手頭沒了礦機,今年不得不高價訂貨。

3月初的一個夜晚,某家礦機代理商約了源小六在成都科華北路Hookar house酒吧見面。喝到半夜,他下定決心再買期貨礦機。「阿瓦隆礦機沒病毒,每台價格450-480之間,當晚轉了300萬定金。」源小六說,5月份豐水期一到,就能發貨。

今年以來,因為比特幣價格暴漲,礦機現貨一機難求,各大品牌都是期貨。

「3月12號比特大陸在深圳召開訂貨會,螞蟻S19多個型號的機型,1台價格約為600多元,110台就在7萬上下,發貨時間遲至今年11月15日。要知道,去年下半年S19 的期貨價格才1.5萬左右,短短半年左右,價格翻了4倍多。」源小六說,就這,還得是幣圈有點排面的人才能買到。

去年,英偉達發布了一款RTX3060顯卡,為了防止礦工用這個顯卡挖熱門虛擬幣以太坊,英偉達對顯卡進行了限制。但英偉達的工程師低估了挖幣礦工的實力,幣價大漲之下,礦工們完美破解限製程序。現在,這款當初售價不過3000元左右的顯卡,價格飆升到近6000元。

有 游戲 玩家購買顯卡用了幾個月後,跑到閑魚平台兜售。有買家不懂:「當初3000一堆人不買,現在5500一堆人買,這叫什麼心理?」賣家回復稱:「因為幣價漲了,買了搞幾個月(指「挖幾個月礦」),差不多可以白嫖。」

由幣價上漲帶動的硬體井噴,依然在持續。

3月是成都幣圈頻繁聚會的時節。在這種聚會上,既有屌絲逆襲故事,也有大佬凋零的人生敗局。見多了大起大落,有對別人暴富的艷羨,也有與財富失之交臂的悔恨,源小六盡力讓自己看得開一點。

就在馬斯克宣布投資比特幣後,源小六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是當時以廢鐵價買他礦機的幣圈朋友打來的,約他晚上到成都Play house喝酒。在幣圈,運維在深山老林里過著原始生活,而背後的金主們時常勾連於酒吧夜店。一些重要交易,往往都是在酒桌上談成。

「他是外地人,文化水平不高,挖幣、炒幣也沒賺到什麼錢,那次18萬買二手礦機,可能是他最大手筆。」源小六說,那天晚上再次見到他時,驚呆地發現對方開上了蘭博基尼。

幾個月前,他還在大山深處的一個簡陋宿舍里苦捱,時常因為錯失機會而狠狠地罵娘。但眼前的他,在優雅的酒吧里完全不遮掩自己暴富後的興奮:這酒吧不錯,買個會員卡吧。他自顧自走到前台,當場充值20萬。

就短短幾個月時間,曾經普普通通的幣圈屌絲,人生開了掛。

這么說吧,當時90元一台的二手機,幾個月之後飆升到近2000元。且不說挖幣收入,在礦機稀缺的時刻,連氣喘吁吁的老舊機器也雞犬升天了。

盡管這一賣一買之間,差出來一輛蘭博基尼和酒吧任性消費的豪爽,但想到去年挖礦、炒幣收益也超過了百萬,源小六也就報以一笑,不再糾結。

當然,對大多數挖幣和炒幣者來說,哪怕是遇到了超級風口,躺在賬戶里的虛擬貨幣都很難拿得穩。早在2016年,源小六所在公司的領導就持有500個比特幣,但是,他一看漲幅超過股票,順手就套現走人了,直接買了房子。對上歲數的人來說,房子可以住,能帶來的安全感,比網路賬戶里那一串串摸不著頭腦的字元要踏實得多。

「當時幣價不過四五百美金,現在5萬多,漲了100多倍。但是房子也就漲了兩三倍,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源小六說,可能領導覺得房子帶來的幸福感也同樣不可取代吧。

之所以拿不住,是因為比特幣價格動盪太厲害,沒有熔斷機制,一夜之間,可能大賺,也可能賠得一塌糊塗,對心臟和人性都是極大考驗。是見好就收,還是及時止損,抑或不計較一時漲跌,對每個投資者的心理都是巨大考驗。

這兩年,源小六感受到,在這個總共只有2100萬枚、已經挖出來超過80%比特幣的虛擬世界裡,有很大一個群體在利用杠桿刀尖舔血,無所不用其極地爭搶越來越難挖的比特幣資源。

2019年,比特易創始人惠軼利用百倍杠桿炒幣,結果爆倉,痛苦自殺。這是2019年幣圈最震撼的事件,惠軼是金融領域頂尖聰明的人,曾在股市最火的時候成功逃頂,但還是沒能逃過更加動盪的幣圈。

看不見摸不著的比特幣,從來只相信演算法和電流,不相信眼淚和悲情。

悲劇從來不是孤單的。

2020年,大連一個資深炒幣者也利用杠桿炒比特幣,虧了2000萬,後來竟然殺死女兒後又和妻子一起跳海自殺。外界再一次看到了幣圈的嗜血。

「所以,我一直告誡自己,不要用巨額杠桿,幣圈的風險是個體難以承受的。」源小六說,曾有與他一起炒幣的朋友,在經歷去年312事件、幣價從8000美金狂瀉到4000美金的動盪後,最終割肉離場。

他也見過陪著比特幣長跑的人。

幾年前,他曾找朋友幫忙解決技術問題,完了問朋友,想要個喜歡的包包還是同等價位的比特幣?「朋友選擇了比特幣。當時一個比特幣一萬左右,送了朋友兩個。」源小六說,沒想到,這個朋友持有到了今天,現在價值超過了70萬,可以在成都交個小戶型首付了。

如今,在源小六的財富觀中,財富的象徵不只是房子、車子這些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虛擬貨幣應該佔有一席之地。

在他看來,比特幣和有價值的虛擬貨幣,就是互聯網時代的黃金。而這個挖掘特殊黃金的市場里,還出現了四川最年輕的80後百億富豪、毛球 科技 創始人王明鎏。

但是,對虛擬貨幣的態度,礦工、投資者和各國的監管機構、學者之間仍然存在著巨大的裂痕。

法國學者埃里克·皮謝在2017年寫過這樣的話:「比特幣泡沫不過是瘋狂投機的一個最新化身。 歷史 上瘋狂投機時不時地會沖擊金融市場,如1637年的』鬱金香狂熱』、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等。沒人能預言投機風潮的持續時間長短和頂部在哪裡。」

「市場非理性的時間可以長到讓你破產。」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也曾引用這些段落給比特幣投資提出警示。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前些天還抨擊比特幣的巨大風險和低效,用力給比特幣潑冷水。

不過,種種警示似乎並未打消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貨幣的狂熱。經過短暫調整後,比特幣繼續向更高的價位上攻。

而比特幣之所以有這么強的韌性,一位比特幣投資者認為,這是因為年輕人對比特幣的狂熱追求是一個原因。他們想建立一套新的財富體系。有報道顯示,在虛擬貨幣交易所 bitFlyer,2020 年上半年在日本新開設比特幣賬戶的投資者中,約 4 成為 20 多歲年輕人。在歐美也能看到相同的趨勢。

而且,比特幣的大火還捎帶將以太坊、萊特幣等多種虛擬幣種推向新高,甚至,曾經無人問津的狗幣,也因為馬斯克的追捧熱了起來。

「感謝馬斯克,讓我挖萊特幣時系統贈送的大量狗幣忽然有了價值。」源小六自己都有些吃驚。

不過,比特幣漲得讓美國投資大師、橡樹資本聯合創始人霍華德·馬克斯也連連搖頭。最近一段采訪視頻顯示,他拒絕談論比特幣的後市,只是說:還是不要談論你不知道的事情為好。

但礦工們對虛擬貨幣的新型「信仰」暫時還無法撼動。

豐水期馬上到了,源小六即將開啟新一輪挖礦生涯。他說,他馬上要當爹了,他打算將挖出來的第一個比特幣作為送給未來孩子的禮物,等孩子20多歲結婚時送給他/她,「那時候,我相信這枚比特幣的價格是100萬美金。」

『捌』 幣圈有哪些人

像中本聰,V神,李笑來,吳忌寒,沈波,BM,達鴻飛等人。
中本聰:比特幣創始人,幣圈最神秘的人,V神:天才青年,以太坊創始人,智能合約、區塊鏈2.0時代的締造者,李笑來自稱中國比特幣首富硬幣資本聯合創始人,吳忌寒:比特大陸創始人,掌管著最強大的算力,沈波:分布式資本合夥人,原比特股創始團隊,BM:bts和eos創始人,EOS被認為區塊鏈3.0,達鴻飛:小蟻ceoonchain分布科技CEO。
幣圈就是指一撥專注於炒加密數字貨幣,甚至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籌資(簡稱ICO)的人群,業界俗稱」幣圈」,幣單指數字貨幣,這包括BTC、ETH、EOS等。而圈,就是交易圈、朋友圈、交際圈,關於數字貨幣的發行、交易、炒作、以及相關的一切都算是幣圈。

『玖』 車庫咖啡幣圈都有哪些大佬

寶二爺實名郭宏才是車庫咖啡幣圈大佬的領頭人,更是帶領一大批中關村的互聯網創業者進入幣圈的導師,2012年2013年的寶二爺就在中關村創業街天天泡在車庫創業咖啡,為自己的創業做沉澱,彼時集結了,李林,徐明星,李笑來,蔡文勝,薛蠻子,趙東,杜均,季小武,凌連偉,胡震生,劉輝,范天將,趙國鋒,彭松,沈大海,田甲,段利軍等等,其實就是一幫人。後面有YOU+的CTO劉松,優才網的CEO伍星,天天投的投資VP趙昌宇,環信雲的CEO劉俊彥都是在寶二爺的帶領下2017年進入的幣圈。今天都成傳奇故事了。

『拾』 幣圈李海龍簡介

李海龍這個人真不簡單。他先天性雙目失明也就是從出生就看不見,沒有上過學,他通過自己的努力學習電腦一分鍾打字120個。電腦壞了自己維修,他還會計算機軟體編程,認識的人都會問他怎麼做到的他回答的就四個字,用心專注,有一點我沒想到的就是他也進入了幣圈,讓人最驚訝的是他用700個以太坊變成了六萬多個以太坊,他偶爾也會幫別人發布一下文章。
拓展資料:
1.2017年前進入幣圈的基本都賺錢了還賺不少,從2017年開始,資金盤的超盤手也看好了幣圈裡的韭菜開始打著區塊鏈的名號繼續高大上的包裝再次吸引大家投資,而這個時候資金盤的玩家也開始迷迷糊糊的參與了打著區塊鏈高大上的各種區塊鏈項目,區塊鏈這個詞也讓人們非常容易的記住在人們的大腦中。玩家們都能說出這些名詞,區塊鏈,去中心化,公開透明化,不可篡改,說得給人們的感覺非常專業,其實區塊鏈的毛都沒看見過是什麼樣的。
2.幣圈是區塊鏈行業中的一種說法或是概念,是一批關注虛擬加密數字貨幣,或發行自己數字貨幣籌資的人群形成的圈子,其中比特幣是幣圈比較重要的一種虛擬加密數字貨幣。 幣圈是一個缺乏正式監管的領域,大家在接觸幣圈時需要警惕各種騙局,尤其是假交易平台、場外交易詐騙、網路釣魚、假幣等。幣圈,即數字貨幣玩家天然形成的圈子。數字貨幣即虛擬幣,排名第一的即是比特幣。
3.代幣是一種經過加密的虛擬貨幣。它由一個符號構成,起著表徵的作用。在幣圈,BTC、ETH都是被大家所公認、有著領導地位的代幣。空投是目前一種十分流行的加密貨幣營銷方式。為了讓潛在投資者和熱衷於加密 貨幣的人獲得代幣相關信息,代幣團隊會經常性地向幣圈參與者的賬戶里發放不知名的代幣,而數量是和原有代幣數量成比例,想要拿到更多的空投,必須購買更多的代幣,這是幣市場營銷很有效的宣傳方式。

熱點內容
比特幣佔比趨勢 發布:2023-02-05 12:45:23 瀏覽:459
btc和eth在吸血 發布:2023-02-05 12:41:44 瀏覽:840
區塊鏈又出問題了 發布:2023-02-05 12:37:35 瀏覽:768
以太坊17年半年漲幅 發布:2023-02-05 12:21:10 瀏覽:393
以太坊簽名v27 發布:2023-02-05 12:12:25 瀏覽:674
區塊鏈協議怎麼賺錢 發布:2023-02-05 12:08:34 瀏覽:390
比特幣勒索病毒騰訊 發布:2023-02-05 12:02:44 瀏覽:451
ios比特幣交易平台app 發布:2023-02-05 11:59:43 瀏覽:773
eth開頭鞋子品牌 發布:2023-02-05 11:57:05 瀏覽:562
bitstamp比特幣套利 發布:2023-02-05 11:44:09 瀏覽: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