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币圈知识 » 深圳币圈高手

深圳币圈高手

发布时间: 2022-11-20 16:19:08

『壹』 币圈大宝是谁

币圈大佬,圈里人称“宝二爷”,宝二爷原名郭宏才。
宝二爷原名郭宏才,币圈大佬,圈里人称“宝二爷”,是个光头胖子,和地道的黑社会只差一 条大金链子的距离。
如果不是认识了金洋洋,郭宏才应该是个卖优质牛肉的好木匠。2013 年初,金洋洋每天泡在车库咖啡听人鼓吹 比特币,自己就买了些。后来遇到年底的暴涨,关注比特币的人越来越多。郭宏才跟着发现“这玩意真能赚钱啊”,于是 在 2014 年,他在内蒙古建立了比特币矿场。后来,他和金洋洋结婚了。再后来,郭宏才财务自由了。 随着比特币越挖越少,挖矿的成本越来越高。郭宏才退出了挖矿界,专心搞起了加密币投资。他曾放出豪言说如果有生之年比特币价格涨不 到 100 万美元的话,他会直播吃器官。 这么高调的言论,无非是想给自己站台的 1CO项目加油助威。

『贰』 币圈年轻人现状:炒币挥金如土,生活缝缝补补


币圈一天,人间十年。


当炒币客在币圈待了三四年,如约成为老韭菜,会不会对这个圈子沉淀出自己的视角?


5.19币圈地震,有人日亏百万,又为何心中毫无波澜?


马斯克喊单、各部门监管、新韭菜乱入...2021又是币圈黑天鹅频飞的一年,对年轻人来讲,这是一个可以把猪吹上天的风口吗?亦或是一个连光也逃不脱的黑洞?时间给了不同的人不同答案。


这次我们请了几位炒币客,聊了聊自己的炒币经历。我们也要先提醒想入场的朋友,如果这是个新事物,请对它保持敬畏,也保持怀疑。


以下是受访者的口述——



编辑: 九歌

监制: 景岁




玩币收益近千万,吃10多块的面都嫌贵

——大鱼 成都 27岁 最高浮盈1000w


区块链的技术是螺旋式上升的,数字货币仅仅是它的一种表现形式,我们的信仰是区块链。


我是2019年进的场,我老公比我早两年,他算是这个圈子里的KOL(关键意见领袖),喜欢分析币圈的技术面,也懂一些金融知识,不算是完全的投机者。


我们本金加起来3万块左右,从2017到现在,最高收益到过千万,但是炒币客的状态很相似:币圈挥金如土,平常缝缝补补。 我们连外面10来块的面条都觉得贵,平常的 娱乐 也就是外出看看电影, 到了生活层面的消费,对标的可就是自己的工资了。


币圈开始有不少屌丝,都是生活上不太如意的人。我们2017年在深圳工作,一线城市的房价真遥不可攀,凭工资想都不要想。当时我老公初进币圈正赶牛市,3万本金很快翻到200多万。但是币圈一天,人间十年,很快又跌到几十万,这几年做了10多趟过山车,起起伏伏大起大落,5.19那天我们利润回吐了大概200万,这样的经历算是习以为常了, 币圈挣的钱,像大风刮来的,会刮来也就意味着会刮走。


房产证丨受访者供图


2019年我们回成都买了第一套房,当时还没在币圈套过现,首套房的钱就是东拼西凑,当时我们的心态就是什么也不想,便宜就行。后来套了300万左右,又在成都买了一套公寓和一套住宅,这时候就比较关注房子的品质和小区环境。 在大部分同龄人还在为首付发愁的时候,我们不到30岁在二线就有了这些资产,生活上会很从容,这个里面,有很大运气的成分。


收益图丨受访者供图


开始在币圈我们处于一个囤币的阶段,自己在平台小程序上挖矿,牛市挖矿非常暴利,几万本金一两天就可以收回来。后来一些大佬带着几亿几十亿的巨款入场挖矿,基本把矿挖塌了,形成了一种垄断。币圈这几年其实发展的很快,华尔街几十年沉淀出的金融玩法几个月就在币圈落地,加上国家层面的监管,这个圈子在朝着良性发展,规则建立了,投机者就可能变少。


金融市场是人性的修罗场。不少玩家尤其是新入局的嫩韭菜,手里的币涨了就认定这是经济领域的革命,跌了,币圈就成了庞氏骗局。 我们每天生活的状态就是工作、下班炒币、研究玩币的策略套路、读项目书,我可能挣一个亿也不会离场,它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愿意和区块链的技术一起成长。当然,我们也不辞职,工作才是比较稳定的收入来源。


想入场的新人千万不要借钱炒币,更不能梭哈,最好先亏点钱,心态和技术都需要沉淀,这个圈子里有不少投机行为,但不要成为一个投机者。 如果这是一场赌局,赌到最后都是人心。




带我进圈的大哥,

在熊市的时候找了算命先生问涨跌

——左左 北京 30岁 最高浮盈50w


币圈是把人性放大了很多倍的修罗场 ,24*365不停歇地在路上狂奔,只要赌场还在开门,就一定有赌徒参与进来,狂欢永不眠。


2017年,在一场酒局上,涛哥跟我们谈论一种叫数字货币的东西,当时这还是一个新概念,现在大家听到这个词可能见怪不怪,但在4、5年前听说这么个词,还有人告诉你它可以涨几倍,毫无疑问,你会觉得这是个骗局。


时间不长,当年的9月4号,是币圈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七部委联合打击区块链泡沫,币灾从天而降,炒币客被连根拔起。 但过后不久,数字货币就开启了新一轮的蒙眼狂奔。 到12月份,涛哥已经积累了千万收益,潇洒地离开传统互联网,转身去了一家区块链公司。这时候我就想好好研究一下数字货币,最终我认为,这大概率就是个击鼓传花的郁金香骗局,可能是本世纪最大的经济泡沫,但即便泡沫破裂,也足以在世界金融史上留下传奇的一笔。


对话丨受访者供图


作为 科技 公司的年轻人,我决定要做一把时代的弄潮儿,于是就投了5万,成为了币圈切身的体验者。


最近狗狗币比较火了,经常在热搜上徘徊,其实4年前就已经有了,当时我还研究了它的白皮书和背景,和狗狗币的创始人一样,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在 搞笑 。 那时候狗狗币一枚价格貌似就一两分钱,很多人不是买的,是挖矿的时候平台送的。 最近doge疯涨,当年的很多人才记起来自己还持有,不少人都忘了钱包密码。


币圈还是很有意思的,当时我买了一款公链的币,最高收益翻了10倍,但我们就觉得要看到1000倍,天空才是极限。币圈不像股市,可以分析一只股票的PB、PE值,从而推导出股价的合理区间。 炒币是基于共识,就像当有1000个人说玫瑰象征爱情,那玫瑰就真的和爱情产生了联系,共识是什么?有时候就是空气。


在熊市的时候,共识破裂,我的50万收益最低连1万都不到。


涛哥遇熊市,我们去柬埔寨骑摩托散心丨受访者供图


最近兴起了新一轮炒币风潮, 我们公司有个炒币群,我眼睁睁地看着它几天内从300人变成了两千人。 里面很多技术大佬,也有很多年轻人,不少新人来了就开合约,幻想暴富,结果被多空双爆,他们又嚷嚷着要把炒币群改名为“虚拟货币维权群”,给出各种奇奇怪怪的维权点。在我看来,这是一群心态不成熟的投机者、渴望不劳而获的赌徒,对他们来讲,币圈可能是一个黑洞。


币圈真是存在人生百态。当时引我入圈的涛哥,牛市的时候感觉飞黄腾达,阶层跨越,做各种投资,周游全世界。熊市的时候就很低落,大规模盈利消失,甚至去找了算命先生,问人家币圈会朝什么方向发展;有的人追涨杀跌不知适可而止,赔进家财也不收手;也有人几句喊单就能引起币圈大震。


这是一个各种毒蛇猛兽出没的丛林,心态不好的人成不了万兽之王。




我想和新来的炒币客聊一聊

——何文 深圳 26岁 最高浮盈百万


马斯克属于一个乱入者,币圈这一轮牛市和去年的新冠疫情关联太大。


刚入圈的时候我是个投机者。2017年12月,比特币单价超过2万美金,当时真被这个价格吸引了,不过真正炒币是从18年3月开始的。当时充了大概5万块左右,最初玩的时候也没碰过比特币,对小散户来讲,它的价格太高了,而且涨跌幅比较稳定,一天涨10个点,在币圈不会满足的,买的主要还是以山寨币为主。


18年下半年遇到了大熊市,当时手里的三款山寨币全部腰斩,有的跌掉了百分之九十,最惨的时候,5万本金只剩4000块钱。后来在区块链媒体公司工作,和一些同事聊了聊,才慢慢懂了一些操作。到今年最高浮盈百万左右,5.19币圈被血洗的时候,我一天浮亏了20万,其实还挺难受的。


18年第一次看到btc涨10个点丨受访者供图


炒币是个心神不宁的生意,币圈波动性太大,会忍不住隔一会就看一眼平台。 要盯价格盯k线,研究是不是做的方向反了,会不会亏损,要不要止损止盈。可能睡觉的时候一个波动,单子就爆仓了。


以前我开单的时候,基本上晚上会醒两三次,3点醒一次,5点又醒一次,这是不需要闹钟的,是生理的应激反应。 这几年,就觉得头发白了不少,也掉了许多。


炒币客自我调侃丨图源网络


去年疫情,不少国家放水,大家为了抵抗通胀,不少人进了币圈,加上马斯克的喊单,和各种庄家的舆论博弈,市场情绪显得很浮躁。 作为一个老韭菜,还是想对打算入场的人聊点看法——


投资是挣的认知和认识边缘的钱。 如果你刚刚进场就翻了许多倍,千万不要觉得那就是你的能力了,你可能就是运气好。你不去了解这个行业,不去总结归纳这个行业的规则,不提升自己的认知水平,到手的钱一定会亏出去。就像我18年的时候,总体还是亏得挺惨的。


同时也希望每一个炒币客都能坦然地经历一次牛熊。 熊市来了也不要恐慌,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买入时机,大部分的投资本身就是挣高买低卖的差价,事非经过不知难,切身走了这一个流程,你才能明白其中的一些规则。


最重要的一点,千万别碰什么资金盘、传销币,这个东西太害人,随时都能跑路的平台才是最大的风险环,一定要走正规的渠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使用化名)




-THE END-


『叁』 币圈赵东是谁

赵东曾是热门天气应用“墨迹天气”的联合创始人。
离开墨迹天气后赵东进军币圈,结识了宝二爷、李笑来等一众币圈知名人物。在币圈混迹多年的赵东干过矿场,赚过钱也亏过钱,最终创办人人比特,涉足场外交易。

『肆』 币圈中的独行者——丁洋

摘要:韧性是持续下去的砝码。

“我之所以坚定地立足于数字货币行业,是因为它是一个全新的增量市场。”这是他经常讲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是丁洋,有很多身份,onetop评级合伙人,可信树基金创始人,区块链早期投资人。

01.初入币圈

几年前,他还是一个在股票幻海中冲浪的一员,也曾历经了A股的高光时刻,当然高光之后股市成为了一片残酷得血海。可能他天生对金融敏感,急流勇退避开了股市的血洗收割,望着身边不少朋友被股市套牢或是输得倾家荡产,除了心有余悸外,他还在反思着:以后的路当如何走?

2017年3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进入了区块链行业,“哈希加密”、“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性围绕着区块链这门技术,但他更关注着是“去中心化”,如果金融与“去中心化”碰撞在一起,那么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一个公开、公正、透明的金融体系。

想到这里,他觉得区块链是未来的趋势,也是颠覆传统行业的一次革新,便踏上了区块链的“征程”。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当他踏入区块链这个行业,他才知道这个行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光鲜亮丽,由于行业乱象环生,不少项目鱼目混珠,搅浑了这片澄清的蓝海,但凡与区块链相关的项目均与传销“沾亲带故”,风评极差。身边的人纷纷劝他退出币圈,他报以微笑,眼神充满着坚定,依旧选择固守,也许因为信仰,也许因为不甘心。

02.币圈往事

2017年9月4日,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一天,一场“暴风雨”正以万钧之势向区块链行业袭来。“九四”政策既出,ICO被叫停,项目开始退币,火币、OK 和比特币中国相继宣布停止交易业务。那时他感受到行业真正的黑暗,比特币和以太坊价格出现暴跌。他心中有了一丝动摇:这条路是不是选错了?

没多久,比特币和以太坊却转而开始了马不停蹄的疯涨,频频破新高,终于在12月涨到至高点:分别在两万美元与1400美元。

狂欢的背后,有人在哭泣。有人在这场变革中完成了阶层的跳跃,也有人在这次狂欢中损失惨重,但更多的人只是充当旁观者的角色,如今想来,懊悔不已!

2017的9月4日,是币圈的黑暗,然而对于丁洋来说,六个月后才是他进入行业的低谷。

潮起潮落,盛衰交替,自是天道,亦是常理。

03.百折不挠

2018年3月,才是他入行中最灰暗的时刻,币圈下的熊市,没有多少人能够全身而退,他的投资似如覆水难收,第一桶金也在那段时间尽数吐回。那时的他,毅然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从投资转去做区块链服务创业。

他成为了onetop评级合伙人,因为这个行业太乱了,乱得让人分不清哪个是好项目,哪个是坏项目。这个行业是需要一个权威中立的媒体机构去评判,就像法官一样去审批着正义与邪恶。

2018年,9月4日,又是一次“9,4”,先前的“风声鹤唳”在币圈媒体得到了应验,不少头部媒体相继封号,币圈又提前进入了寒冬,区块链服务行业并不好做,一如当年的互联网。

对于他来说,区块链行业是一艘满是金矿的开往外太空的飞船!

这是丁洋对于区块链的信心。2019年,他成立可信树,其初衷是希望用专业的团队为身边拥有大量区块链资产的人去做专业化的资产管理,让他们在牛市赚得更多,熊市亏得更少。

此时的他距离第一次接触数字货币已经过去3年。对于“币圈一天,人间十年”的这个行业来说,他已经算是老人了。

商场如战场,更何况是在瞬息万变的币圈,稍不留意便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对于投资,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投资行业向来是一个充满风险的行业,每个人都像是蹒跚学步的小孩,大步流星的走注定是要吃亏的。有时,走的慢,走得稳,反而成了快。

凭借着多年的投资经验,他自制了11期数字货币分析投资直播课程,从投资的基础理论,到K线入门,再到高胜率的MACD交易系统,完美将系统的交易理论与交易实际操作经验进行投机融合,课程一经上线,好评如潮。

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光明前景及自身在行业的积累,促使着他继续前行。

04.邂逅合约

历经了行业的风霜雨雪,看惯了币圈的大起大落。他选择了差价合约的赛道,因缘际会之下,他与ASPMEX菠萝合约结缘。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众所周知,现货行情低迷,多空双向收益高的合约战场成为了不少玩家的圣地,他也未能免俗。当然,收益高的合约往往也伴随着高风险,尽管如此依旧阻挡不住人性的贪婪,“惠轶期货合约爆仓”的结局令人唏嘘。

如果说,凭运气/实力输掉了合约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不少平台屡次出现插针、拔网线、宕机等致使用户爆仓,这就是作恶!

因为他本人从事多年量化基金,自然而然对滑点和深度比较敏感,所以对平台这些行为嗤之以鼻,甚至一度曾拒绝玩合约。直到ASPMEX菠萝合约的出现,以正向差价合约的打法冲击着这个行业,正如一位武林新秀向火币、BitMEX、OKEX、币安发起新的挑战。他重新踏上了合约的征程,甚至战绩不俗。

2020年3月12日,币圈再一次迎来了“大行情”,一场史无前例的黑天鹅事件血洗了整个加密资产市场。比特币币价单日减半,市值蒸发千亿美金。他身边不少玩合约的用户纷纷爆仓,损失一片惨重,原本想做空合约的用户却因为一些平台问题无法做空,错过了一次财富增值的机会。

然而,他在ASPMEX菠萝合约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他声称道:“因为ASPMEX菠萝合约的正向差价合约自带“无滑点、无限深度”的天然属性,使得他的合约交易平稳如常,极速平仓。当然这也归功于其强大的交易平台,即便遭遇着极端行情,交易依旧流畅无阻,并没有像其他交易所出现宕机、插针、拔网线的问题。”

鏖战极端行情,是对ASPMEX菠萝合约一次考验,也是他本人对ASPMEX菠萝合约这个平台一次考核,他认为它已经交了一份很完美的答卷。更令他欣喜的是,在这次极端行情中,他和另外两个好友在菠萝合约频繁短线交易获得了大量的利润。并且,他还说道,身边有朋友一个早晨的利润率超过100倍,收益之高都让他有点眼红。

显然而然,这在正常的交割合约中几乎不可能做得到。

言及ASPMEX菠萝合约,他似乎在合约行业中看到了一丝希望。他这样说道:“一般而言,玩合约的人要么浸淫这个行业已久,或者是从事传统金融等相关行业,也就说玩合约的门槛很高,学习成本也不低。所以这对很多小白极为不友好。然而,在这个平台中却推出一键跟单,打破了传统合约的桎梏,极大降低了用户的门槛。”当然,对于他本人而言,更多凭借自己对行情的把握,进行做多做空合约策略。

最后,他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合约收益,会心一笑:看着数字金融与区块链融合愈发成熟,也期待真正有价值的商业级公链能够不断落地,为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带来新的增长点。

『伍』 90后“币圈大佬”孙宇晨到底是什么来头

『陆』 虚拟货币圈几位大神天才,V神、BM、孙宇晨,哪个更胜一筹呢

说到虚拟货币圈的大神,首推的当属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了。

但这位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自从2008年10月31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后,便消失于人们的视野当中了,江湖上也只留下他的传说。

中本聪是如何做到在人肉搜索那么强大的互联网上隐藏自己的身份的?

有人说中本聪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幕后组织,也有人说中本聪已经死了,还有一些人站出来承认自己就是中本聪,但却得不到人们的认可。这个虚拟货币圈“创世纪”的人物可能只存在于人们的传说中了。

以太坊创始人V神。

1994年,一个小男孩出生于俄罗斯,父母给他起名Vitalik Buterin。受程序员父亲的影响和熏陶,V神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计算机编程。

2011年,V神从他父亲那里了解到比特币。在论坛上认识一些人之后,他被邀请为一个比特币博客写文章,当时,他写一篇文章可以得到 5 个比特币(价值 3.5 美元)。可惜的是,由于当时只有很少的人关注比特币,这个博客网站很快关停了。

2013 年,V神周游全球,他曾有一段时间待在中国,他的中文也很好,常和中国网友在论坛上用中文交流。

2013年19岁的布特林进入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能用这样的名字命名,可见这个大学也绝非泛泛之辈。这所大学在加拿大排名第三,并且是北美最优秀的学校之一。可惜V神只在区块链,入学8个月后,就走上了很多大佬的老路:辍学了。

2014年1月23日,20岁的小V神在比特币杂志上发表了《以太坊:一个下一代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应用平台》一文,首次公开提出以太坊技术相关概念。

以太坊已经不是一个单一的货币了,而是一个全新的区块链平台,允许任何人在平台中建立和使用通过区块链技术运行的去中心化应用,且不局限于数字货币交易。

如果说中本聪和比特币掀开了21世纪区块链革命的大幕,那么V神则接过了中本聪手中的火炬,与以太坊一起开启了区块链2.0时代,给革命画卷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EOS(柚子币)创始人BM

BM原名Daniel larimer,币圈一般都叫他BM。BM诞生于美国的工程师家庭,从小在他老爸的指导下在Mac上进行编程。

BM在09年比特币出现之前,就已经开始研究开发一种数字货币了,而就在BM研发数字货币的时候,比特币横空出世。但是发现比特币存在可测量性的问题 很难支持小型支付,于是他就和中本聪在论坛里互怼起来。

2010年7月,BM觉得比特币10分钟一次的交易确认时间太长,使用起来很不方便,于是就在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社区里发了一个帖子公开指出这一问题,提出改进共识机制。

没想到引来了中本聪本尊的回应:“If you don’t believe me or don’t get it, I don’t have time to try to convince you, sorry.”(如果你不信或者不理解,我也没时间去说服你,抱歉。)

后来这句话成为了币圈的金句,翻译成中文就是:爱玩玩,不玩滚。

之后BM自己就开发出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BTS(BitShares),同时创造出了DPOS(授权股权证明)共识机制,不同于比特币的POW(工作量证明)。

然后BM又开发了STEEM和之后的EOS,BM也成为了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连续成功开发了三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系统,并且都曾进入世界前50的人。

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Justin)

把孙宇晨放入这个名单中,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不是在开玩笑吧。诚然孙总在技术上无法企及上面几位的高度,但要说起营销的话,估计币圈没几个人能比得上孙总。

2015年,马云创立湖畔大学,孙宇晨作为区块链行业代表,成为湖畔大学的首期学员。自那以后,他就自称是马云最年轻门徒。

2017年,ICO站在了风口上。作为区块链的早期参与者,孙宇晨肯定不能错过。

7月, 孙宇晨 发布区块链项目—— 波场,拉上这些年认识的大佬,包括比特大陆吴忌寒、OFO戴威、、薛蛮子等。8月21日,波场直接在币安平台开启认筹,5亿个波场币在53秒内以0.01元的价格出售完毕。其实也才500万而已,有这么多资本给背书,自己随便抢一下不就完了吗。

之后赶上了94事件, 要求相关项目进行清退,币圈陷入恐慌,ICO瞬间冷却下来。孙宇晨苦思之后,想到了一个营销方法:因为波场最开始对标的就是以太坊,碰瓷以太坊的创始人V神怎么看都合情合理。

之后,V神的推特下水军出没,常常出现踩以太坊夸波场的言论。V神跑去看看波场,白皮书抄的,代码抄的,啥也没有的空气啊。这下彻底怒了,回怼道: “如果以太坊被波场取代的话,那么人们将失去希望!”

孙宇晨一看V神下水了,营销已经成功。颇为“绅士”的回应: “如果波场取代以太坊,我将为以太坊树碑立传。”

2017年12月,孙宇晨发动豪车攻势,交易排名前列者送玛莎拉蒂、奔驰等礼品。一波波骚操作下来,2018年1月,波场达到 历史 最高点1.3元,相比发行价暴涨了130倍,流通市值近22亿美元。一时间,孙宇晨豪言壮语, “马云做到了1000亿用了十年,但我只用了四个月。”

2019年6月,孙宇晨花了3000万拍到巴菲特午餐,万众期待,不是好奇他多有钱,而是想看巴菲特怎么怼他。因为巴菲特之前说过,虚拟货币基本上就是一种幻想。

按照原计划,7月25日,孙宇晨会和巴菲特在旧金山共进午餐。谁也没想到午餐前夕,孙宇晨却突然宣布不去了。理由是:突发肾结石。

这波操作估计连巴菲特老爷子都要感慨:活久见啊。

拍下午餐吸引一波眼球,放鸽子再引发一波争议,最后吃饭再营销一波,“一餐三用”的操作你感觉水平如何?在2020年1月,孙宇晨也是“圆梦”巴菲特,和他共进了午餐。

至于其它的方法,比如:

罗永浩创业失败,他慷慨地说“高薪聘请”,为他捐排忧解难;

ofo深陷押金退还危机,他站出来说“要帮朋友戴威给1万个ofo用户退押金”;

见义勇为反被拘捕,他又站出来宣布“为被冤枉的赵宇先生提供总计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

还有和王思聪互怼、和王小川互撕等故事就不胜枚举了。

看完了上面的介绍,如果说孙宇晨是个营销天才,你还会质疑吗?

『柒』 币圈90后挖矿四年:轻松年入百万,却也一念之间错失兰博基尼

春天来了,四川的雪山开始消融,山谷里的河水丰盈起来。在这个全国水电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上千个水电站正在蓄水。而水电站的运营中心成都,一个特殊的群体也在厉兵秣马:忙着对接各路“矿工”。

这里说的矿工,是逐电而居的虚拟货币淘金客。

2009年,一个叫中本聪的神秘人打开了虚拟货币的潘多拉魔盒,从区块链上生成的比特币成了新的数字金矿,引发全球范围的挖矿热潮。这种由无序的数字组成的虚拟货币,从诞生之初的0.0076美金一枚,增长到11年后的6万美金,增幅约800万倍。

资本愈发狂热。2月以来, 科技 狂人马斯克豪掷15亿美金投资比特币,美图蔡文胜数千万美元入局,甚至与 科技 完全不搭界的信阳毛尖也加入这一战场。

比特币价格上涨,助推了挖币矿工的利润空间。在挖币的诸多成本中,能否获得电力至关重要,而这,正是四川的优势所在。

源小六,成都一家知名水电投资公司的矿场运营负责人,最近密集接触了来自北京、深圳的多路资本代表。这些资本正在考量落地矿场,准备加入挖矿大军。此外,还有因为内蒙古关停挖币矿场而辗转到四川的季节性矿工。他们来到成都,为了寻找最低电价而来。

成都不仅遥控着大量水电站,这里也有中国最早一批比特币玩家,还有以矿场运营为主业、80后富豪王明鎏的毛球 科技 。各路挖币人马汇聚,成都也因此成为币圈圣地、币圈“矿都”。

比特币牛市,除了让比一些特币投资者赚翻,四川的水电企业跟着分了一杯羹。在运营矿场的四年里,源小六也从普通的水电公司技术员,蜕变为年入百万的币圈资深玩家。他没想到,自己居然用河流动力学、水轮机设计规范等水电知识,参与到数字金融的创富浪潮里。

现在,比特矿机市场一机难求,芯片、显卡不仅是挖矿工具,更是热门理财产品。好在,这几年的摸爬滚打让源小六积累了不少人脉资源,他已成功订购到阿瓦隆矿机——还是5月才能抵达的期货。

到时,水轮机开动,在100多分贝的轰鸣声中,那些吞咽着滚滚电流的矿机,将融入更多矿场编织成的巨大矿池,向数字区块发起算力冲锋。

源小六是一名90后,曾在四川省内一所大学学习水利水电专业,2015年毕业后进入成都一家水电投资公司工作。那时,比特币只是他浏览网页时匆匆瞥过的陌生词汇。

实际上,当时的成都,已经有比特币的活跃江湖。2009年1月,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一个小型服务器上“挖”出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并获得50个比特币。半年后,距离赫尔辛基万里之遥的中国成都,只有21岁的龙禹江就投身到挖矿行列,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比特币玩家。他的创富故事激励了成都最早一波挖矿热潮。

所谓挖矿,通俗来讲就是所有人一起计算一道题目,谁计算得又快又准,谁就获得记账权,继而获得比特币奖励。为了让计算更专业,挖矿设备从家用电脑一步步进化到ASIC矿机。要挖币,需要众多矿机组成集团军,才能在算力大赛中有所斩获。为了大量矿机运转,电力的消耗是恐怖的。

电力,一度扼住了矿工们的脖子。一些挖币矿工为了挖比特币,将居民楼挖断电。甚至还有人为了挖矿,冒险偷电。

源小六和他供职公司也没留意,哗哗运转的水轮机和听上去高 科技 的区块链之间能有什么瓜葛。直到2016年前后,有挖矿公司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他们,希望利用他们在四川甘孜的一处水电站的冗余电力挖矿。

到水电站挖比特币?在市场化并不充分的电力行业,这无疑是个略显大胆的举动。

当时公司领导层年龄偏大,对这种用电方式感到不解,但他们也知道,四川有大大小小上千家水电站,每家都想通过国家电网卖到千家万户。但每年的5-10月丰水期,大量水电站的发的电,多到国家电网接收不了,电站不得不开闸弃水。

与其白白弃电,不如将电卖给矿工。公司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资建设了与水电站连接在一起的第一个矿场,接纳了第一波矿工。

投资矿场,主要投资项目是机房、办公用房、制冷排风系统、变压器等设施,给挖矿提供基础设施服务。以5万千瓦时的用电负荷(即每小时用电5万度)计算,矿场需要上马几十台变压器,每个变压器要20万上下。这笔投资乍一看不是小数。

但实际上,在当时币价持续上涨的前提下,最快两个月,数百万的投资就能大体回本。以5万千瓦时的用电负荷为例,每天耗电量可高达120万度,每个月就是3600万度。以电价3毛计算,电厂每月毛收入就过百万。

以主流矿机挖矿效率来说,2015年,挖一个比特币需要2000度电,2018年暴涨到3万度,而最近币价大涨,矿工疯狂涌入,币圈内卷严重,挖一枚比特币的耗电量更是天文数字。

剑桥大学研究人员日前公布比特币耗电指数时称,如果把比特币视为一个国家,它的耗电量位列全球耗电量最大的前30国之列,超过阿根廷、荷兰等国等全年用电量。为了节省用电成本,大批矿工开着大卡车拉着矿机涌向四川,越来越多的水电站向他们敞开了怀抱。

深圳降低了比特矿机的制造成本,四川降低了比特挖币成本,这让中国占据了比特币算力的70%,四川又占据了中国算力的70%。当年一个主流矿机厂家只在全球设立了两个维修站点,其中之一就在水电资源丰富的四川康定。

当越来越多的水电站加入到争夺矿工的行列,矿场电价也越来越低。

“2017年3毛5,2018年3毛,2019年2毛4,2020年就两毛出头了。”源小六说,以他所在的水电站托管矿场为例,以往要求矿工交1个月的用电押金,现在只用交半个月押金就可以进场了。

最近,内蒙古向挖币矿场下达了逐客令,虚拟货币流水线上的矿工们不得不拉着矿机辗转到了四川,通过各路关系寻求落地。

四川对挖矿,也从最初的的模棱两可甚至变相反对,转向鼓励。2019年8月,四川省政府公布《四川省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去年,在四川官方公布首批“水电消纳示范企业”名单中,赫然出现了多个矿场。这意味着四川从官方层面正式认可了水电站与挖矿公司的合作模式。

因为挖矿难度的不断增加,挖矿企业对电价的每一分钱涨跌都异常敏感。现在,很多矿工为了寻找更低价的矿场,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资源。“俄罗斯的水电、哈萨克斯坦的火电,还有中非地区的水电,甚至美国的电厂,都被纳入了矿工们的视野。”源小六说,有些地方的电价能低至一毛五。

“四川的优势依然存在。这里或许不是世界上最便宜的电,但是一个运营稳定的矿场不只是需要低价电,还需要靠谱的运营。”源小六说,在矿工争夺中,优质和标准化的服务也是重要一环。

进入币圈久了,源小六已不满足于帮别人托管。“我们就有电力资源,也可以自己挖矿。”2019年,他买了一小批蚂蚁S9等机型,和别人一起托管在矿场。

只有自己挖矿时,才会体会到挖矿也并非毫无风险。第一个风险是病毒。比如蚂蚁的S9机型曾频频被病毒攻击。

“有人就找上门来说,他们可以提供免费的杀毒软件。为了保证机器运转,只好用了。”源小六说,结果发现,只要下载了他们的杀毒程序,病毒是清理了,但计算机的算力却被切走了5-10%。“只要开着机,就给杀毒公司挖着矿。”源小六无奈地摇头。

其次,矿场远离城市,对运营人员的生活也是一大考验。100多分贝的噪音时刻灌满矿场,24小时运转的大功率矿机散发着滚滚热浪。为了降温,每组货架要用一个1500瓦的大功率风扇排风。因为机房内空气流通速度很快,工作人员还不容易出汗,实际体感更加难受。为了留住员工,经常要把月工资开到万元。

今年的比特币复制了2017年的大牛行情,矿机价格也被重新评估。加之疫情等因素导致的一连串 科技 硬件供应问题,加重了矿机的供应短缺局面。

“一些90后去粉基金经理,其实,显卡可能是去年最好的金融产品,不仅能让你 游戏 玩得爽,玩完一卖,还能成倍升值。”源小六笑着说。

去年丰水期结束后,比特币价格站上了一万美金大关。源小六说,他投资挖矿各方面成本超过了40万,而挖矿停止后算了算帐,光断断续续卖比特币、以太坊和莱特币的收益,就收回成本,还净赚接近50万。

当时他的妻子创业需要资金,而他自己对比特币短期大顶给出的判断不过是10万人民币一枚。于是,多方考量之下,便将包含老“机皇”S9在内的2000台矿机以一台约90元的废铁价格卖掉,又回款18万。

没有想到,虚拟货币市场仍在发烧。手头没了矿机,今年不得不高价订货。

3月初的一个夜晚,某家矿机代理商约了源小六在成都科华北路Hookar house酒吧见面。喝到半夜,他下定决心再买期货矿机。“阿瓦隆矿机没病毒,每台价格450-480之间,当晚转了300万定金。”源小六说,5月份丰水期一到,就能发货。

今年以来,因为比特币价格暴涨,矿机现货一机难求,各大品牌都是期货。

“3月12号比特大陆在深圳召开订货会,蚂蚁S19多个型号的机型,1台价格约为600多元,110台就在7万上下,发货时间迟至今年11月15日。要知道,去年下半年S19 的期货价格才1.5万左右,短短半年左右,价格翻了4倍多。”源小六说,就这,还得是币圈有点排面的人才能买到。

去年,英伟达发布了一款RTX3060显卡,为了防止矿工用这个显卡挖热门虚拟币以太坊,英伟达对显卡进行了限制。但英伟达的工程师低估了挖币矿工的实力,币价大涨之下,矿工们完美破解限制程序。现在,这款当初售价不过3000元左右的显卡,价格飙升到近6000元。

有 游戏 玩家购买显卡用了几个月后,跑到闲鱼平台兜售。有买家不懂:“当初3000一堆人不买,现在5500一堆人买,这叫什么心理?”卖家回复称:“因为币价涨了,买了搞几个月(指“挖几个月矿”),差不多可以白嫖。”

由币价上涨带动的硬件井喷,依然在持续。

3月是成都币圈频繁聚会的时节。在这种聚会上,既有屌丝逆袭故事,也有大佬凋零的人生败局。见多了大起大落,有对别人暴富的艳羡,也有与财富失之交臂的悔恨,源小六尽力让自己看得开一点。

就在马斯克宣布投资比特币后,源小六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当时以废铁价买他矿机的币圈朋友打来的,约他晚上到成都Play house喝酒。在币圈,运维在深山老林里过着原始生活,而背后的金主们时常勾连于酒吧夜店。一些重要交易,往往都是在酒桌上谈成。

“他是外地人,文化水平不高,挖币、炒币也没赚到什么钱,那次18万买二手矿机,可能是他最大手笔。”源小六说,那天晚上再次见到他时,惊呆地发现对方开上了兰博基尼。

几个月前,他还在大山深处的一个简陋宿舍里苦捱,时常因为错失机会而狠狠地骂娘。但眼前的他,在优雅的酒吧里完全不遮掩自己暴富后的兴奋:这酒吧不错,买个会员卡吧。他自顾自走到前台,当场充值20万。

就短短几个月时间,曾经普普通通的币圈屌丝,人生开了挂。

这么说吧,当时90元一台的二手机,几个月之后飙升到近2000元。且不说挖币收入,在矿机稀缺的时刻,连气喘吁吁的老旧机器也鸡犬升天了。

尽管这一卖一买之间,差出来一辆兰博基尼和酒吧任性消费的豪爽,但想到去年挖矿、炒币收益也超过了百万,源小六也就报以一笑,不再纠结。

当然,对大多数挖币和炒币者来说,哪怕是遇到了超级风口,躺在账户里的虚拟货币都很难拿得稳。早在2016年,源小六所在公司的领导就持有500个比特币,但是,他一看涨幅超过股票,顺手就套现走人了,直接买了房子。对上岁数的人来说,房子可以住,能带来的安全感,比网络账户里那一串串摸不着头脑的字符要踏实得多。

“当时币价不过四五百美金,现在5万多,涨了100多倍。但是房子也就涨了两三倍,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源小六说,可能领导觉得房子带来的幸福感也同样不可取代吧。

之所以拿不住,是因为比特币价格动荡太厉害,没有熔断机制,一夜之间,可能大赚,也可能赔得一塌糊涂,对心脏和人性都是极大考验。是见好就收,还是及时止损,抑或不计较一时涨跌,对每个投资者的心理都是巨大考验。

这两年,源小六感受到,在这个总共只有2100万枚、已经挖出来超过80%比特币的虚拟世界里,有很大一个群体在利用杠杆刀尖舔血,无所不用其极地争抢越来越难挖的比特币资源。

2019年,比特易创始人惠轶利用百倍杠杆炒币,结果爆仓,痛苦自杀。这是2019年币圈最震撼的事件,惠轶是金融领域顶尖聪明的人,曾在股市最火的时候成功逃顶,但还是没能逃过更加动荡的币圈。

看不见摸不着的比特币,从来只相信算法和电流,不相信眼泪和悲情。

悲剧从来不是孤单的。

2020年,大连一个资深炒币者也利用杠杆炒比特币,亏了2000万,后来竟然杀死女儿后又和妻子一起跳海自杀。外界再一次看到了币圈的嗜血。

“所以,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用巨额杠杆,币圈的风险是个体难以承受的。”源小六说,曾有与他一起炒币的朋友,在经历去年312事件、币价从8000美金狂泻到4000美金的动荡后,最终割肉离场。

他也见过陪着比特币长跑的人。

几年前,他曾找朋友帮忙解决技术问题,完了问朋友,想要个喜欢的包包还是同等价位的比特币?“朋友选择了比特币。当时一个比特币一万左右,送了朋友两个。”源小六说,没想到,这个朋友持有到了今天,现在价值超过了70万,可以在成都交个小户型首付了。

如今,在源小六的财富观中,财富的象征不只是房子、车子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虚拟货币应该占有一席之地。

在他看来,比特币和有价值的虚拟货币,就是互联网时代的黄金。而这个挖掘特殊黄金的市场里,还出现了四川最年轻的80后百亿富豪、毛球 科技 创始人王明鎏。

但是,对虚拟货币的态度,矿工、投资者和各国的监管机构、学者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的裂痕。

法国学者埃里克·皮谢在2017年写过这样的话:“比特币泡沫不过是疯狂投机的一个最新化身。 历史 上疯狂投机时不时地会冲击金融市场,如1637年的’郁金香狂热’、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等。没人能预言投机风潮的持续时间长短和顶部在哪里。”

“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也曾引用这些段落给比特币投资提出警示。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前些天还抨击比特币的巨大风险和低效,用力给比特币泼冷水。

不过,种种警示似乎并未打消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狂热。经过短暂调整后,比特币继续向更高的价位上攻。

而比特币之所以有这么强的韧性,一位比特币投资者认为,这是因为年轻人对比特币的狂热追求是一个原因。他们想建立一套新的财富体系。有报道显示,在虚拟货币交易所 bitFlyer,2020 年上半年在日本新开设比特币账户的投资者中,约 4 成为 20 多岁年轻人。在欧美也能看到相同的趋势。

而且,比特币的大火还捎带将以太坊、莱特币等多种虚拟币种推向新高,甚至,曾经无人问津的狗币,也因为马斯克的追捧热了起来。

“感谢马斯克,让我挖莱特币时系统赠送的大量狗币忽然有了价值。”源小六自己都有些吃惊。

不过,比特币涨得让美国投资大师、橡树资本联合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也连连摇头。最近一段采访视频显示,他拒绝谈论比特币的后市,只是说:还是不要谈论你不知道的事情为好。

但矿工们对虚拟货币的新型“信仰”暂时还无法撼动。

丰水期马上到了,源小六即将开启新一轮挖矿生涯。他说,他马上要当爹了,他打算将挖出来的第一个比特币作为送给未来孩子的礼物,等孩子20多岁结婚时送给他/她,“那时候,我相信这枚比特币的价格是100万美金。”

『捌』 币圈有哪些人

像中本聪,V神,李笑来,吴忌寒,沈波,BM,达鸿飞等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币圈最神秘的人,V神:天才青年,以太坊创始人,智能合约、区块链2.0时代的缔造者,李笑来自称中国比特币首富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吴忌寒:比特大陆创始人,掌管着最强大的算力,沈波:分布式资本合伙人,原比特股创始团队,BM:bts和eos创始人,EOS被认为区块链3.0,达鸿飞:小蚁ceoonchain分布科技CEO。
币圈就是指一拨专注于炒加密数字货币,甚至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筹资(简称ICO)的人群,业界俗称”币圈”,币单指数字货币,这包括BTC、ETH、EOS等。而圈,就是交易圈、朋友圈、交际圈,关于数字货币的发行、交易、炒作、以及相关的一切都算是币圈。

『玖』 车库咖啡币圈都有哪些大佬

宝二爷实名郭宏才是车库咖啡币圈大佬的领头人,更是带领一大批中关村的互联网创业者进入币圈的导师,2012年2013年的宝二爷就在中关村创业街天天泡在车库创业咖啡,为自己的创业做沉淀,彼时集结了,李林,徐明星,李笑来,蔡文胜,薛蛮子,赵东,杜均,季小武,凌连伟,胡震生,刘辉,范天将,赵国锋,彭松,沈大海,田甲,段利军等等,其实就是一帮人。后面有YOU+的CTO刘松,优才网的CEO伍星,天天投的投资VP赵昌宇,环信云的CEO刘俊彦都是在宝二爷的带领下2017年进入的币圈。今天都成传奇故事了。

『拾』 币圈李海龙简介

李海龙这个人真不简单。他先天性双目失明也就是从出生就看不见,没有上过学,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电脑一分钟打字120个。电脑坏了自己维修,他还会计算机软件编程,认识的人都会问他怎么做到的他回答的就四个字,用心专注,有一点我没想到的就是他也进入了币圈,让人最惊讶的是他用700个以太坊变成了六万多个以太坊,他偶尔也会帮别人发布一下文章。
拓展资料:
1.2017年前进入币圈的基本都赚钱了还赚不少,从2017年开始,资金盘的超盘手也看好了币圈里的韭菜开始打着区块链的名号继续高大上的包装再次吸引大家投资,而这个时候资金盘的玩家也开始迷迷糊糊的参与了打着区块链高大上的各种区块链项目,区块链这个词也让人们非常容易的记住在人们的大脑中。玩家们都能说出这些名词,区块链,去中心化,公开透明化,不可篡改,说得给人们的感觉非常专业,其实区块链的毛都没看见过是什么样的。
2.币圈是区块链行业中的一种说法或是概念,是一批关注虚拟加密数字货币,或发行自己数字货币筹资的人群形成的圈子,其中比特币是币圈比较重要的一种虚拟加密数字货币。 币圈是一个缺乏正式监管的领域,大家在接触币圈时需要警惕各种骗局,尤其是假交易平台、场外交易诈骗、网络钓鱼、假币等。币圈,即数字货币玩家天然形成的圈子。数字货币即虚拟币,排名第一的即是比特币。
3.代币是一种经过加密的虚拟货币。它由一个符号构成,起着表征的作用。在币圈,BTC、ETH都是被大家所公认、有着领导地位的代币。空投是目前一种十分流行的加密货币营销方式。为了让潜在投资者和热衷于加密 货币的人获得代币相关信息,代币团队会经常性地向币圈参与者的账户里发放不知名的代币,而数量是和原有代币数量成比例,想要拿到更多的空投,必须购买更多的代币,这是币市场营销很有效的宣传方式。

热点内容
欧亚币虚拟货币 发布:2023-02-04 09:20:43 浏览:146
mc1112挖矿mod 发布:2023-02-04 09:15:11 浏览:210
挖矿机与鱼池算力不同 发布:2023-02-04 09:09:19 浏览:463
郎咸平比特币视频2018 发布:2023-02-04 09:06:00 浏览:950
香港机场货币兑换btc 发布:2023-02-04 09:03:09 浏览:658
吵虚拟货币 发布:2023-02-04 09:02:09 浏览:559
看门狗怎么取消收尾人合约 发布:2023-02-04 09:01:28 浏览:787
区块链答辩ppt 发布:2023-02-04 08:53:48 浏览:210
比特币为什么要玩合约 发布:2023-02-04 08:52:48 浏览:209
梦想挖矿 发布:2023-02-04 08:42:44 浏览:981